读者来函:忽略安全的“文化”,以及对指挥官安全经验的质问

亲爱的新加坡同胞和战友,

闻悉战备军人冯伟衷一等中士赴新西兰军训,却不幸事故身亡,深感痛心。

我是以一名新加坡公民、战备军人,同时具备民间工业职场安全相关经验者撰写此函,旨在厘清并表达我对此悲剧事故的看法。

冯伟衷作为战备军人,在武装部队中任军备技术员,简言之,负责维修武器。至于新加坡自走炮(SSPH)则是装备155毫米榴弹炮的武装车辆。

新加坡男性公民到了18岁,都需强制参与两年的国民服役,役满后则成为战备军人(或称NSmen)。战备军人需参与定期的军训来确保能随时动员。所以冯伟衷平时是艺人,也需作为战备军人回营受训。

根据军方的报告,冯伟衷出事时,还有另两名士兵在场,我的看法,他们可能是炮手或指挥官(通常是三级上士)。

军方称当炮管下降时,冯伟衷正好在炮塔内,被后移的炮管后端压伤,我认为冯伟衷的胸和腹部都遭到重创。

炮管可能是被其中一名军人无意间降下,或者可能是液压管破裂故障,让炮管坠到冯伟衷身上。

在注重安全意识的民间工业,当技术人员要维修设备时,首要任务就是先“断电”(de-energise)。断电就是确保没有任何电力、动力、液压或气压等,会让设备启动。

“LOTO”避免意外启动机械

就以维修波音747客机来说,为了确保技工在维修引擎时,位于驾驶舱的引擎开关不会被打开,工作人员都会做简单的“上锁”开关,并留下标签警告他人维修正进行中。这通称为“上锁标签程序”(LOTO,即lock-out & tag-out)。

民间另一个做法,就是用固定锚来固定悬挂负荷。一个简单例子:在有口碑的修车行,如果车子只依靠液压千斤顶或吊机支撑,绝不允许技工探入车底下修车。因为千斤顶液压都可能泄漏故障,让车子直接砸到技工身上。

为了避免上述意外,通常在吊起车子后,还要用支架和锁来固定。

缺乏甚至没有经验的安全官,却在军训中担负重要职责,作为武装部队的一员,这种状况我已见过不少。据我经验,安全官职务通常都由少尉(2LT)或中尉(LTA)等初级军官担任。他们只是照搬前期军训的安全指南。

安全意识匮乏的“文化”

这些安全措施,不外乎如何应对缺水、休息、疏散路线和医疗等简单事项。但是未涵盖我之前提过的技术安全问题。我不是要责怪这些军官,他们也不了解,但是营、旅、师级以上的高级将领,都应该负起责任。这种对安全意识匮乏的文化,才是问题的根源。

指挥官的经验,扮演着重要角色。对我而言,整个部队最注重安全的,应该是我曾参与培训的步兵专业军士学校(SISPEC)。SISPEC的初级指挥官,都至少是具有10年经验以上的士官( Non-Commissioned Warrant Officer)。虽然安全指南和其他部队没有两样,但是这些士官对于属下的安全绝对有必要的经验和常识。

我呼吁同胞们,必须联合提出诉求,要求对冯伟衷的事故展开独立调查。调查团成员需由来自军队、企业、事故调查、根源分析和职场安全等不同背景经验者组成。为了确保完全透明,这些专家团队必须与军队和政府毫无干系。

启动由非军政专家组成的独立调查团

对于挚爱冯伟衷的亲友,我理解任何报告、调查还是分析,都没办法再把冯伟衷带回你们身边。希望你们在艰难时刻更要坚强,不要掉入武装部队虚情假意的陷阱。你也许会接到许多高级将领和部长的电话,他们甚至“竭尽所能地”派出医疗专家到新西兰看冯伟衷。

但是,必须问的一个关键问题是:事件发生前,他们在哪里?他们有没有尽力确保冯伟衷在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下工作?启动独立调查,也只有得到你们的支持和祝福下才能实现。

Yang Pertama Dan Utama,一名新加坡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