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源:《海峡时报》 ST/CHONG JUN LIANG摄影

约20巴仙病患未获终身健保全赔 政府国会卫生委会关注

政府国会卫生委员会,对于10名获津贴病患中,有二人未获终身健保全额索赔的情况表示关注,对此该委会主席谢世儒要求卫生部,列出那些没有获全额赔偿的受津贴病患医疗费明细,以供参考。

终身健保在2015年推出时,旨在协助至少90巴仙的获津贴患者,能减轻较大的医疗负担。不幸的是,过去三年,显示有多达20巴仙的病患并未获得全额保障。

卫生部企业通讯总监林蕊冰(Lim Siok Peng译音),于本月8日在《海峡时报》撰文指出,八成病患医药费索偿仍在终身健保索偿限额内,且十之有九的医疗索偿限额约在230元内以内。

林总监指出,其余的医疗开销则涉及较复杂的手术或个案,或者病患收入较高使可获津贴较低。

根据卫生部的回应,可见有20巴仙获津贴病患需要为医疗费自掏腰包。对此,政府国会卫生委员会主席谢世儒医生,向卫生部讨说法,要求列出那些没有获全额赔偿的受津贴病患医疗费明细,以供参考。

应检讨索赔条件

他告诉《海时》,如果有超过10巴仙病患的索赔都超过限额,就有必要检讨终身健保的索赔条件。

他也提及,当初在国会辩论通过终身健保时,卫生部曾指出所制定的索赔限额,乃是参考过去的医疗成本等数据。但放诸今日,肯定已不符合现时的实际成本和需求。

他也将有关探讨关全民保险保障是否足够的提问,提呈给国会在下周一讨论。

卫生部对超过2500种治疗和手术设索赔限额,也限制可以从健保储蓄支付的额度。目前,从健保储蓄承担的医药费比终身健保保障的更多。

林蕊冰也提及,如果终身健保和健保储蓄双管齐下,那么有80巴仙病患只需要为获津贴医药费支付少过100元的现钱。

近20巴仙病患需自行承担医药费

然而,这也意味着剩下的20巴仙病患,有可能需自行承担医药费。

最显著例子就是最近《海时》报导的萧万延先生个案,受津贴的4477元白内障手术医药费,终身健保却只赔4元5角。在动用自己的健保储蓄支付三千元后,余下的1472元,还得萧万延自己承担。

显然,这种过时的索赔限制,有必要再检讨。

另一名政府国会卫生委会成员祖安清心,提到现有的疾病形态和过去已然不同,如果还是依据过去的索赔标准,恐怕实际获得全额赔的病患还要少过80巴仙。

她认为索赔限额和条件理应与时并进。对此,卫生部曾表示将持续检讨索赔额和保费之间的相互作用。

卫生部长颜金勇曾形容终身健保是“重塑社会政策的里程碑,减轻国人对医疗负担忧虑的终身基本保障。”

整体而言,终身健保推出以来缓解了年长国人应付高额医疗费的负担,不过就目前来看,显然它已经无法追上医疗成本和国人需求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