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鼎办集会 力数执政党滥用程序罪状

“人民之声”党(Peoples Voice)创办人林鼎,成功于本月26日(星期六)在芳林公园举办主题为“新加坡怎么了?—2019滥用程序议题”的演说集会,获得约1500民众出席。

林鼎在集会上指出,总理李显龙可以对梁实轩穷追猛打,但是他对梁的每一次攻击,就会得到民间双倍的反击,直到双方在法庭对质,真相就会浮上台面。

他相信梁实轩的诉讼有望成为典范案例,足以影响国家政策。

例如美国的民权主义者罗莎帕克斯,因为拒绝巴士司机“黑人应让座白人”的命令而被逮捕。最终最高法院判定公车种族隔离政策违宪,捍卫了黑人的平等权益。

“诚如丘吉尔说过,勇气是人类品德之首。梁实轩捍卫言论自由。在一些事项上,终得要拿出勇气,站稳立场。”

林鼎也再度质问,有上千人,同样也分享了那份有争议的文章,为何只有梁实轩被告?为何总理不是控告原作者或刊载文章的新闻网站Coverage?

林鼎也是梁实轩在诽谤诉讼案中的辩护律师。

林鼎在演说中,也提及我国的一些课题。他说,唯才是举政策(meritocracy)是行动党的政治哲学,她老告诉国人,在新加坡,所有事都是平等的,只要努力表现好就会被提拔。是真的吗?

“做不好的应下台”

“要做到真正的唯才是举,就要确保没有表现的领袖必须下台。这不是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一再向行动党强调的吗?”

他举例,健保集团网袭病患个资泄露,有任何高层为此负责?过去16个月来,有8名国民服役军人因事故牺牲,有任何将领为此被撤职?人民只看到一系列的调查委员会,但情况仍未改善。

他提醒,在新加坡,精英靠着他们的军阶、品级来跻身高层领导阶层,但是身处高位后,就想方设法捍卫自己的精英群体。久而久之,他们成为贵族(aristocrat),我们却成了平庸一群(mediocre)。

他认为,这是最为严重的滥用程序。他揶揄,各地如台湾、日本和香港等,都有比我国更优越的捷运系统,但是经过全球海选,为何还是由本地的前三军总长梁建鸿担任SMRT总裁?

他义正词严地抨击,政府的公积金制度形同在钳制人民的钱,是另一严重的滥用程序。

“国人工作并储蓄公积金,他们被告知这是退休后的保障。但是您可曾听过,有任何退休金制度会延缓给付的?”

他说,日前在社交媒体听闻有者贡献了至少一万元在公积金中,但是退休后每月只能提取2.88元。“当然一些人也可以每月提取400-500元,但请告诉我,在连续五年被评定为生活成本最贵城市的新加坡,靠着500元能否过活?”

他说,现有公积金制度存在弊病,国民到了退休年龄,却无法正常退休,还要工作。而政府承诺一再跳票,老是更换公积金标准,就是因为在国会中缺乏足够的制衡监督。

不捍卫人民权益 政府无信誉可言

如果政府不捍卫人民的权益,就连工作都要让给外国人,是没有信誉可言的。

他说,纵观各国如欧美、日本等,很少有国家对外籍人士采取过度开放的态度。

“新加坡不是移民国,是公民共同和建立的国家!如果看到有国民难以维持生计、难以抵达终点线,作为社会的群体,我们有必要携手同心,把较不幸群体也一起带到终点线。

他说,新自由主义已经证明失败,行动党治国不能计较利益得失,不能因为外籍人士薪资成本较低廉,就把国人的工作让给他们。

结果,国人没有足够的退休能力,还有国人越来越无法负担得起房屋;除非是有地房产,否则很难传承给下一代。某种程度上造就社会鸿沟加剧,而唯才是举的精英主义是肯定行不通的。

他不认同尚达曼的“社会流动扶梯论”,认为社会越不平等,社会流动只会减少。

林鼎说,过去恐惧笼罩于社群中,导致社会普遍匮乏创新精神,但我们必须摆脱恐惧。为此梁实轩才选择站稳立场,不向压力低头。

林鼎呼吁国人,配合国家迎来两百周年纪念,我们更需要重新审视社会和重塑一个较包容性、百姓都受平等尊重的新加坡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