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马:柔大臣未经许可巡海 惟狮城反应“未免过激”

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坦言,柔佛大臣奥斯曼在本月九日,未经联邦政府许可下自行出海巡视。但他认为我国对柔大臣的反应“未免过激”,派出战舰“驱逐”柔大臣是不必要的。

敦马是在上周五受邀到英国牛津大学辩论社致词。在问答环节,他遭我国留学生达伦莫汉(Darrion Mohan)质问,对新马海事争议的立场,对于擅自出海巡视“挑衅”的柔大臣,马国会对他采取什么行动。

对此,敦马承认,柔大臣巡海并没有得到联邦政府“祝福”,“他以为那是柔佛水域,才去(巡视),但是(新加坡)对此事的反应未免太过严重,好像要打仗了一样,他只不过登上了公海的船。”

对此莫汉驳斥,那不是中立的公海水域,甚至在1979年马国绘制的地图也不被认可,过去马国也没有宣示主权,直到去年柔佛港口突然扩大界限,单方面宣布为马国水域。

敦马称争议水域也不属新加坡

敦马立即回应,上述水域也不是新加坡的水域,那是国际水域。柔大臣可以进入公海,不至于被新加坡派战舰驱赶。

对此莫汉表示“原则上不同意”,但基于仍有其他提问者,他把提问机会交给其他听众。

以下为敦马拜访牛津大学辩论社交流的完整视频。民众可快转到26:05分钟,聆听我国留学生和敦马约七分钟的精彩问答环节:

莫汉也质问敦马是否有意回到过去的“对抗性外交政策”。

对此,敦马以新马水供课题为例,指出新加坡以每1000加仑3仙的价格向马国买水,却以50仙的价格將净化后的水,卖回柔佛,“对马国极不公平,也不合理。”

“从1962年到现在,难道你敢说(百物)价格完全不变吗?”

对此,莫汉反问那是敦马过去没有把握机会,与我国谈判水价格。敦马则表示,他确实有掌握机会要求谈判,但新加坡拒绝,也无意把此事带上国际仲裁。

“净化水的成本很低,新加坡从中赚了成吨的钱,我不喜欢这样公开批评,我想私下找他们的领袖谈谈,但既然你问了这个问题,我就告诉你,这是非常不公平的。”

“三仙几乎是美元的半角,如果美元还有角(cent)的币制的话。”

他说,马国希望能谈判更合理的价格,“1962年的时候,这个价格可以接受。但现在不能接受,我们必须拿回我们的钱,多年来新加坡一直从中受益。”

莫汉的个人脸书也上载了经剪接的视频:

莫汉本身则认为和敦马之间的交流感觉良好。他不认同敦马指我国把水卖贵了的说法,因为每一千加仑过滤水的成本是2.40令吉,但我国津贴了1.90令吉。反之柔佛把水转售给民众时,却是每一千加仑3.95令吉,似乎柔佛从中得益,赚了3.45令吉。

他也重申敦马没有把握在1987年时和新加坡重新谈判。

对于敦马一再强调大士争议水域为国际水域,莫汉则提出疑点,指早前马国交通部长和敦马,都在之前声明争议水域仍在马国的柔佛港口界限内。

“当年新马分家明智决定”

现场也有其他观众提问敦马有关新马两国关系的观点。

有者询问60年代新马分家的决定,敦马表示,那都是过去很久的陈年旧事,现在很难去议论孰对孰错。

他说,例如香港、澳门和世上其他国家,也有经历去殖民化的过程,主权回到土地上的主人手中。

新加坡虽曾是马来西亚的一份子,但狮城人拥有不同的观点,包括治国的方式和理念等,因此一些原因而要求离开马来西亚。但他相信新马分家,在当时是明智决定。

也有其他提问者指敦马挑起中国推动新殖民主义的论点,指出殖民的不同形式如经济殖民。

对此,敦马表示”不能每次都说好话。“”我有权利说不中听的,相对,其他人也可以对我说不中听的批评。“

针对马国仍捍卫土著权益,敦马表示马国一直都表现得很大方,接受英殖民时期被英国人带来的外地人。

比如说,巴利斯坦能接受突然大量外籍人,比如10亿中国人涌入,国民能接受吗?但是马国较开放,比欧洲一些国家还要开放。但即便如此,马国仍要保障土著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