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新凤凰公园的内部安全局建筑外观(图源:内政部官网)

我国首例 内政部对回教导师发内安法限制令

内政部对两人发出内安法令限制令(restriction order),其中一名为宗教导师。这是我国首次对宗教导师发出限制令。

该宗教导师名为穆拉德(Murad bin Mohd Said),是在去年12月5日被内政部发出限制令。根据内政部文告,穆拉德涉嫌鼓吹暴力,以及不利凝聚多元种族和宗教社会的观点。他教导必须杀害非回教徒、菲派(Sufi)、什叶派(Shia)、转教或不遵守可兰经和逊尼派教义等的“叛教者”。

他也宣扬穆斯林被允许对“迫害他们的异教徒”发动“武装圣战”,也鼓励学生退出新加坡世俗社会、无视世俗法律并遵循伊斯兰法律。

他在去年五月,因违反道德守则,被新加坡回教理事会(MUIS)取消回教宗教师鉴定资格。但即便如此,穆拉德仍继续在网络上宣传他的种族隔离主义观点。

内政部文告称,穆拉德二元对立和鼓吹暴力的教诲,向追随者散播极端主义观点,导致宗教间的紧张关系,他对伊斯兰法的论点也有违我国世俗国家的制度。

另一名被发出限制令的则是56岁的新加坡技工拉扎里(Razali bin Abas),他在2018年九月就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

拉扎里是因为对生活失意,于2012年期间被引荐给穆拉德,并成为后者的学生。排外主义的宗教教育,致使拉扎里更容易受到网路上激进和暴力思想的影响,后期他甚至确信杀死那些包括非穆斯林和什叶派等“压迫伊斯兰教者”是合理的。

他开始在社交媒体寻找那些像武装分子的账户,并奉他们为“英雄”,这些贴文更加强他对武装暴力的信念并支持卡伊达恐怖组织(Al Qaeda)。

内政部则在去年10月对他发出限制令,避免他继续沉溺极端主义。

另一方面,文告也提及一名新加坡国民早哈利(Mohd Jauhari bin Abdullah)的限制令已在去年9月14日,获准失效。早哈利曾是回教祈祷团(Jemaah Islamiyah)的成员,并在2002年我国展开第二轮针对回祈团的行动中被捕。2012年他被释放并实施限制令。

接获限制令的人士,若未经内安部总监批准前,无法自由更改住处、工作和离开新加坡旅行。他们也不能未经批准发布任何公开声明、举行公共集会、印刷、分发任何刊物,乃至于不能随意在任何组织、协会或团体任职或担任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