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源:亚洲新闻台截图)

废索偿顶限保费恐涨三成 终归要病患自己扛?

卫生部兼律政部高级政务部长唐振辉,前天于国会回答议员针对终身健保索偿顶限的提问,指出有必要设定顶限,如果完全取消,保费将显著涨至少三成。

他认为终身健保每一项住院和治疗程序的索偿顶限,都有必要保留。如果取消掉,那么民众就可能为此付出多三成的保费。

他反而建议那些有能力、希望保险不设索偿顶限的民众,可以考虑买私人综合健保计划。

鼓励民众掏钱买私人健保

至于面对索偿顶限、无法支付剩余医药费的民众,则能利用保健基金或申请其他援助计划。

《海峡时报》早前报导一名80岁病患萧万延,受津贴的4477元白内障手术医药费,终身健保却只赔4元5角。

此时引起各界关注现有索赔顶限,是否能跟上现有的医疗通膨,有效地减轻病患的医疗负担。

就连政府国会卫生委员会,对于近20巴仙病患未获终身健保全额赔偿,需自掏腰包承担剩余医疗费的情况表示关注,要求政府解释。

连医生也非议我国医疗费太贵!

一名医生也在两天前在《海时》撰文,非议我国医疗成本非常昂贵。

这名71岁的全科医生说,在国立大学医院检查后,获建议进行大约40分钟的手术以去除白内障,并未右眼青光眼减低眼压,且不需留院。

然而院方却向他开价高达1万9000元的手术费用,令他感到不满,转而咨询国家眼科中心,同样手术开价九千元。

医生表示即使他有私人保险保障,也不禁质疑何以40分钟的简单手术却收取昂贵的费用?何以国立大学医院和眼科中心的开价价格差距悬殊?即使可能使用不同的医疗植入物,仍让人不禁怀疑有牟利之嫌,要求当局应该深入调查医疗成本的课题。

卫生部该检讨的是社会安全网的有效!

正当各界都在质问医疗成本、保险保障的有效度,然而我们的部长却告诉我们,如果取消掉终身健保顶限,唯一的结果就是国民需承担更多保费。

为何不是探讨我国医疗收费是否合理?现有的医疗费用,真的是国民可负担的吗?

唐振辉指出,2017年卫生部批准了55万5000份终身健保索赔申请,支付索赔额8亿4500万元。相对旧的健保双全,2015年批准34万4000份索偿,支付索赔额4亿4800万元。

每份申请的平均索赔额,从2015年的1300元,增至千年的1520元。

2015年,卫生部推出终身健保,旨在让10名病患中,至少九人医药费获终身健保保障。但是,最新数据也显示,随着医疗开支上涨,每10人中只有八人的医疗费获全额覆盖。

在萧万延的事件被报导后,卫生部才表态愿意检讨终身健保索偿顶限和保费,预计最迟在2020年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