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睡着监禁三月?私人保安新条例对保安过于苛刻

翻译自资深保安领域从业人Loh Teck Yong文章(经编辑以便读者阅读):

“今天,我在上班时不小心睡着了,结果警察来逮捕我。我将面对三个月的监禁。”

你以为以上的情景是开玩笑,但自今年1月1日起,我国私人保安业(行为)条例的行为准则,明确列出保安人员若在工作时出现打瞌睡、擅离职守、言辞侮辱等失职行为,可面对不超过两千元罚款或三个月监禁。

确实,专业的保安员不应出现上述疏失,即便直接开除用词侮辱和频频打瞌睡的保安员也不为过,但是要被罚款两千元甚至监禁三个月?这是在开玩笑吗?

不幸的是,我们的立法、执法机构从不幽默,上述的立法也不是开玩笑,但让我们看看保安员的真实处境:

保安员工作时间超长!

虽然有减少保安员加班、工时的建议,然而通常一名全职保安每周的工时仍长达72小时,几乎是每天12小时、每周工作六天。不如您来试试做一两个月,再来谈谈是否该严惩打瞌睡行为。当处在这种悲伤困境时,也许你能意识到保安要求人道点的待遇不算过分。

还有者每周工作96-120小时,连续数日都24小时不休工作,这种情况下,能不打瞌睡吗?

让保安连续不休工作肯定是违反的,但还是有不道德的保全机构还是要求保安这么做,一方要求,另一方愿挨,在完成12小时的轮值后,保安再继续加班,结果睡着了,他终归只是肉体凡胎,生理上该休息时就容易睡着,但就因为如此就严惩他们吗?

我在军中野外训练时不小心睡着,得到的惩罚也只不过是增加警备任务!

保安在苛刻欺凌条件下工作!

我们有责任在工作场所,以专业态度行事,但人非圣贤,又如何能确保在一些极端或不利条件下,保持我们的礼貌?

比如说,一群熊孩子围着你咒骂?醉汉没来由地给你一巴掌?又或者某某陌生人不雅地“问候”你的父母?

以上都是我当保安期间的亲身经历,绝非凭空捏造。虽然这些霸凌者仍属少见,但请为保安员设身处地想想吧,如果你在余生的工作要忍受不断地谩骂或殴打,你能保证你绝不进行反击吗?

有时突然被他人霸凌,我们会有反击、回手的冲动,乃是人之常情,但如果你是一名保安,这么做可能导致你被罚款/监禁三个月。

保安没受到保障!

私人保安业(行为)条例的其中一项修正案提到,若保安未能及时回应在工作场所任何人的任何求助、导致求助人遭受人身伤害或财产损失,可面对罚款和三个月监禁。

好吧好吧,做个好撒玛利亚人、见义勇为没错,问题在于这个“好撒玛利亚人”条例只是要惩戒保安人员,却没有保障他们在采取行动后,不会被秋后算账怪罪。

几个月前我出版了有关我在私人保安业经历的回忆录《保安也疯狂》(Guards Gone Wild!),书中我介绍了我在当值时被攻击的情况。我在商场被违法者围攻并被威胁,商场主管却让我息事宁人,还威胁我若把事情闹大就会让警察来对付我。

这就是为什么保安人员不愿干预打架的原因之一。另一些原因,他们看到太多见义勇为干预的同事,都被解雇或调职,被调职的甚至无法上诉。他们原本在靠近家附近的地点工作,调职到较远地区后通勤时间长了,对于每天工作12小时的保安影响很大。

所以你看,并不是保安都是懦夫,不愿履行助人的人道职责。他们需要的是保障,如果介入调解争执、或执行不受欢迎任务时,能受到高层支持、不会因此失去工作,而不是当事态搞砸就把保安当弃子,就像我遇到的经理一样。

拜托,保安人员也是人。

为何以高标准来定位保安人员?

2017年10月,一名新科动力子公司AME员工,为了给上司制造麻烦,偷走军用高燃爆弹头丢弃在树林,为此面对三个月监禁和罚款四千元。

而如果保安工作时打瞌睡,也会被判三个月监禁。恕我直言,政府难道认为工作了12小时的保安打瞌睡犯的错,和丢弃军用燃爆弹一样严重?这是什么世界?

请问医生、护士、急救人员或老是如果工作打瞌睡、使用不雅语言,是否会被对付?我只听过医生或护士因医疗疏失被提控,从未听过他们因为只是在医院磕一下眼就被囚禁。

想当医生,要完成四年学士课程、上四年医学院、完成三至七年的住院医生培训,至少是11年度严格教育;即便当护士也要四年时间培训。

那为何对保安人员的标准要求比这些专业人士还要高?想当保安,通常只要接受一星期的培训即可。

那些高高在上的立法者,以保安乃是前线看守者和已提高薪资为借口,或许他们有必要“当一日保安”,体验下保安的处境。如果真把他们作为前线守卫、人命和财产的捍卫者来看待,那么就不应忽视保安的权益。

“更高薪资”是相对的。也许我国保安的薪酬对比第三世界劳工比较高,但是比起医生护士的薪酬根本不在一个档次。请问为何要对保安设下比医生护士还高的标准?

我再次请求各位官老爷,重新审视您们制定的不切实际条例,条例中极端的使命要求,应落在匹配他们权力的人身上,而不是像保安这样毫无实权的劳工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