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回顾2018新加坡处多事之秋 形容“行动党在未知中险航”

放眼踏入2019年,约翰佳博大学政治经济助理教授碧洁薇丝,于去年12月31日在东亚论坛上,发表了题为《行动党在未知中险航》(Singapore’s PAP Managing Uncertainty),形容行动党跟前仍摆着不确定因素,提醒若行动党仍以过去保守行事作风回应,在国家面对更多阻力下,可能曝露在更大的风险中。

文中提及在应对国内诸多课题如贫富不均,行动党显得防御被动;在经济上的改革举措也乏善可陈,仍过度仰赖政府注资和亲移民的模式。至于新马关系恶化,也可能成为行动党政府的棘手负担之一。

碧洁薇丝在去年七月曾于《日经亚洲评论》撰写评论,认为马来西亚变天仿佛是新加坡的一面镜子,“新马来西亚”的崛起,致使新国政府失去了比较优势,反而相形见绌,显得新加坡仍留恋旧制。

以下为碧洁薇丝原文翻译:

2018年的新加坡处多事之秋。但是关键的事态进展,其实和这个城邦国家扮演的亚细安领头羊角色关系不大,反而较多地与执政党人民行动党(PAP),为了回应国内压力和区域发展多面不确定因素有关。

王瑞杰的考验:走出李氏家族阴影

行动党选择以他们熟悉的手段对应,也符合保守政府行事作风。但随着这个国家面对更多的阻力,此举也可能让他曝露在更大的风险中。

政治上新加坡正准备迎接选举。随着财政部长王瑞杰被宣布为总理人选,减少了对行动党第四代领导人的猜测,至少解答了谁将接任李显龙的问题。

王瑞杰是较为安全的选项。内阁称之为团队合作者、完善且经考验的行动党干部,加上也是新加坡最大挑战–经济领域方面的技术专家。

而摆在王瑞杰眼前的考验,是如何赢得民心莫测的群众民望,以及走出李氏家族阴影。

行动党内部的角力,又过于碰巧地遇上反对党饱受攻击的时机。去年10月,最大反对党工人党卷入市镇会风波诉讼,虽然没有直接的迹象显示与行动党政府有关,但坊间仍视之为此举乃有意贬低工人党。面对可能的破产危机,工人党领袖被迫发动众筹,在短短两天就筹得逾百万新元司法基金。

公民社会遭打压

质疑行动党施政正当性的公民社会,也面对更大打压。对于抗议和申诉异见的政治和公民团体发起多项提控。

例如社运份子范国瀚和民主党党要陈两裕,在去年10月被判处藐视法庭罪,只因为他们发表了比较新马两国司法的文章。总理李显龙自己也在上月控告时评人梁实轩,分享一则指他涉及一马公司弊案的文章。

这些事件,都发生在研究网路蓄意散播假消息特委会,在去年三月召开听证会之后。在去年九月提成的报告中,建议多管齐下遏止假新闻散播,与此同时也加强该国政府有意对网络言论作出更多干预的迹象。

这些行动有助执政党在政治上站稳脚跟,而反对派的希望只能押在能否凝聚分裂离散派系的力量。

“经济上过于依赖政府注资和移民”

国内政治发展掩盖了经济上的隐忧。原本预计去年经济增长水平达三巴仙,但2018年初实施的刺激措施影响消退、货币政策收紧,都让增长持续放缓。中美贸易战和资本外流到新兴市场,也导致前景较不乐观。

目前,该国过于仰赖“启动水泵”式的政府注资(pump priming,美国总统川普发明的新词),而且不愿意移除亲移民的发展模式。事实上, 对经济改革作出的有意义举措可说少之又少。

去年的热门电影《疯狂亚洲富豪》以新加坡超级富豪的奢侈生活作为故事背景,更激发社会内对贫富不均的激烈争辩。知名社会学者张优远发表著作《原来贫富不均长这样》,乐施会(Oxfam)公布的指数也显示,新加坡在致力减少贫富不均的努力上全球包尾。

从不愿承认最低薪资、税制正义以及对社会安全网的投入不足,都显得新加坡当权者不愿正视愈发扩大的收入鸿沟和社会不平等(social disparity)问题。

被动防卫贫富不均问题

尽管趋势表明阶级差距正扩大,且性别问题和种族分裂进一步加剧了这一趋势,但是行动党的回应大多趋向防卫,或捍卫本身政策。不过,在去年8月总理宣布默迪卡一代配套,则认可对医疗保健和社会服务的需求将增长。

在和区域发展互动方面,行动党立场也显得防御被动。敦马领军的希盟赢得邻国选举胜利,令新加坡领导层大感震惊,双边关系之后也趋恶化。新马两国又回到了早些年纷纷扰扰的领土争议,与纳吉执政时期的温暖双边关系形成强烈对比,更成为新加坡政府的负担之一。

虽然成功举办美朝川金会,但预期新加坡与美国的关系出现逆转。川普政府的贸易战似乎背叛了经济合作的长期立场,而被视为本区域的最忠实美国的盟友,新加坡正处在一个令人不安的地位。

过去,新加坡总能透过其积极施政、深耕经营的外交手腕和卓越经济成就,在风口浪尖中绝处逢生,但是今年这个国家调配的“罗惹”似乎不那么均匀,酸涩似乎掩盖过了甜味和香料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