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浩典比喻,若瑞典舍弃管制移民政策,大举引进外劳,当地巴士司机面对竞争,薪资马上降低。

前学者:大开闸引外劳 激烈人力市场竞争致薪酬拉低

近期,有网民转载分享,一名即将迎来65岁生日的公积金会员,收到了公积金局的来信。信函通知他,在65岁后,可每月从公积金账户中提取250元,为时八年。

不过,如果他有意在65岁就开始提取存款,就必须另行通知当局,否则,就要等到70岁才才能开始提款。

有者舆论,每月250元如何生存,再者八年内每月只能领取250,说明他的公积金存款仅少于三万元。

我们不清楚为何他并没多少公积金积蓄,也许他早年工作几年后,就成了不用还公积金的有钱“头家”,但也可能他是较不幸的群体,半辈子只能到处打零工过活。

无论如何,事实是还有大部分的年长国人,没有足够的公积金积蓄。

去年,人力部长杨莉明在国会指出,2016年,仅53巴仙的公积金会员到了55岁达到全额退休储蓄条件,即达到16万1千元的存款。

相对地,这也意味着,其余有近半、多达47巴仙公积金会员,在2016年年届55岁,仍无法达到全额退休储蓄,乃至最低存款额(8万5500元)的条件。

有些人可能会辩解,公积金存款数额多寡,也和个人薪酬和赚钱能力有关,所以存款少的人只能怪自己没有能力赚得更多。

李光耀公共政策研究院前副院长刘浩典教授,直接驳斥这种谬论。

刘浩典在一篇文章指出,许多中等和低收入国人的财富增长过去十年来十分缓慢。

“一些证据指出我国服务领域劳工比起其他富有国家缺乏生产力。瑞典的巴士司机、清洁工和建筑工友的生产力可能还优于新加坡。”

不过问题来了:我国素质教育已经普及化,为何贫富差距反而加剧?教育普及化不是理应缩减生产力的差距,从而也能减低薪资差异吗?

他提及,我国低薪劳工也同样受惠于国家教育,但为何收入却不如瑞典和瑞士从事同样工作者?是否有其他因素影响了我们的薪资?

刘浩典认为,决定富有国家薪资市场的因素之一即是移民。欧洲多国由于实施严格的移民管制,才让许多低技术劳工仍能保有较高收入。

“如果欧洲这些国家大量引进廉价劳工,很难想象当地的工人还能维持现有的收入。”

瑞典若引外劳  巴士司机薪资马上降

他举例,瑞典巴士司机的薪酬,是他印度同业的50倍。如果瑞典决定引进印度劳工,这是很简单的经济原理,瑞典巴士司机的薪酬也会被压低。

相对下,我国实行较自由的移民政策,刘浩典归咎我国劳工薪酬低的因素,乃是大量引进外国低技术劳工引起的竞争。

过于激进的引入外劳,不仅造成就业竞争和拉低薪酬,对于国家也会带来生态上和社会结构的影响。

这么解释,就不能明白在激烈的人力市场竞争下,为何我国一些中低收入劳工的薪酬不高,致使最终他们没多少公积金积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