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贪污感知指数我国排名第三 透明国际:得分高不代表无贪污

国际反贪污组织“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于昨日公布2018年度贪污感知指数(Corruption Perception Index,CPI)排行榜,其中新加坡得分85,和芬兰、瑞士以及瑞典齐名,在该指数排名第三。

至于丹麦得分88,获选为2018年度最廉洁的国家,新西兰排名第二。新加坡在2017年排名第六,得分84,此次连升三个排名。

透明国际是对全球180个国家,通过13轮调查,收集各国商人、学者和国情分析师观点,对各国公务人员和政治人物贪腐程度评价。

指数介于0分到100分,满分100代表最清廉。

至于东南亚国家中,贪污感知指数有改善的国家包括汶莱、菲律宾和印尼,马来西亚和老挝保持不变。泰国、老挝、缅甸和越南的得分则下降了。

东南亚国家贪污感知指数排名:

排名

2018得分

2017得分

新加坡

3

85

84

汶莱

31

63

62

马来西亚

61

47

47

印尼

89

38

37

菲律宾

99

36

34

泰国

99

36

37

越南

117

33

35

缅甸

132

29

30

老挝

132

29

29

柬埔寨

161

20

21

透明国际组织认为,有超过三分之二国家在2018年的贪污感知指数得分都在50以下,平均得分为43,只有20个国家得分上进步。

数据虽然显示在改善贪腐上取得进展,但大部分国家对于打击贪污不足,对民主构成危机。

透明国际:得分高不代表贪腐不存在

针对透明国际公布的数据,我国贪污调查局向媒体指出,近年无论是接到贪污投诉还是立案调查的案件,数量都处低水平。贪污调查局局长邓兆庭说,过去三年平均每年有8名公职人员因因贪污被检举。“我们致力于同所有利益相关者和社区伙伴合作,坚定打击贪污行为。”

本地媒体竞相报导我国成为全球第三廉洁国家,但是透明国际组织也提醒,虽然丹麦、芬兰、瑞典和新加坡等国,在贪污感知指数上得分最高,但是至今没有国家得到最高分即完全零贪污。

根据该组织文告,上述国家是基于因素如强稳的体制、法治精神和高度经济发展等拉高分数。

该组织指出,即便位居榜首的丹麦,该国最大银行丹麦银行(Danske Bank)也身陷洗黑钱的丑闻事件。国际有组织犯罪和贪腐报导计划(OCCRP),揭发丹麦银行爱沙尼亚分行出现总值2340亿美元的巨额可疑交易,与俄罗斯和阿塞拜疆的洗黑钱活动有关。

在去年11月,丹麦银行因此被控违反丹麦反洗黑钱法而被起诉,可能为此丢失该国AAA信用评级。

丹麦银行被揭涉洗黑钱

至于瑞士银行等金融中介机构,也被揭涉及全球大规模的洗钱计划,例如马国的一马公司丑闻,巴西的Odebrecht和Petrobas以及莫桑比克”金枪鱼债券“军购丑闻。

反洗黑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针对11个项目评估各国反洗黑钱活动的效率,在上述七国中,仅瑞典一国在其中一个项目上获得高效率得分。

透明国际提醒,排名前七的较富裕国家,也成为国际大企业大笔出口对象。至于另一项调查《2018年出口贪腐报告》,则显示这些国家对于那些行贿外企打击不力,特别是芬兰、丹麦和新加坡,被点名鲜少和几乎未对海外行贿活动有效执法打击。至于挪威和瑞士的得分最高。

文告中也提及,当OCCRP尝试挖掘和调查,有关马尔代夫政治领袖行贿,以换取廉价地皮在原始珊瑚礁和岛屿上建造豪华酒店。却意外搜出一名新加坡富豪。

透明组织提醒,海外行贿活动会阻碍国家发展,扭曲国际贸易的公平竞争环境,当那些来自”廉洁“国家的外企,将之合理化作为提升商业优势的手段,形同在鼓吹行贿文化。更讽刺的是,这种做法也强化了那些发展落后国家越发腐败的偏见。

2018年,”税收正义网络“(TJN)制定的金融保密指数中,瑞士名列前茅,新加坡排名第五。金融保密法让一些公司有机可乘,暗中替人避税乃至洗黑钱。

透明国际:继续对高分国家施加压力打击贪腐

据估计,每年有多达1万亿美元的非法资金流动离开发展中经济体。撒哈拉以南非洲 -就是在贪污感知指数得分最低的那些国家 ,却为此损失最大比例的财富。

故此,透明国际表示仍会对得分指数高,包括丹麦、瑞士、新加坡等国继续施加压力,以其填补漏洞和制裁错误行为,并开发金融体系供审查。

透明国际强调,在环环相扣的全球环境,没有国家可以拿着贪污感知指数的高分指数,就足以炫耀自己打击贪腐得力。贪污感知指数无法展现打击贪腐的高度复杂难度。私人界贪腐和洗黑钱活动也是另一大棘手领域。

在2010年,新加坡还曾于纽西兰一同齐登贪污感知指数榜首,得分在9.3分。最高分10.0分。

透明国际组织公布180国的2018年度贪污感知指数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