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新山港口的拓展限制,成为近期新马边界争议的议题。(图源:马新社)

马前大使:马政权换人当家,新加坡应调整外交策略

针对新马边界争议闹得沸沸扬扬,一名马国前大使呼吁,新加坡最好习惯,在马国政权更迭后,入主布城的希盟政府不同于以往的纳吉政权,会更为优先马国的利益。

这名前大使也分析,近期新马双边浮现争议,例如新加坡扩大大士一带海域界限,很大程度上也和新加坡领导层更迭有关。

这名不愿具名的前大使,是接受马国网媒《今日自由大马》采访,指出也许新加坡还沉浸在过去与马国交流沟通的模式。

“因一马公司丑闻缠身,纳吉政府比较感兴趣在稳固政权的前提下,才与新加坡合作。”

他也认为,新加坡“不必要的挑衅行为”,企图动摇希盟政府的稳定。

但前大使也提醒,马国有权质疑外国任何直接侵犯主权的决策。他呼吁新加坡,最好去习惯现在的布城政府会优先捍卫马来西亚的利益。

“如果要和邻国交好,新加坡应低调处理这些悬而未决的课题,而不是把所有分歧都公开谩骂。”

马释放善意,放弃上诉白礁主权

前大使也指出,希盟政府入主布城后,为了表达善意,也没有再透过海牙国际法庭,上诉白礁岛主权,让此争议平息。遗憾的是,新加坡还是要继续对马国采取对抗态度。

另一方面,新加坡外交部前常任秘书比拉哈里,早前在个人脸书表示,马国政权更迭后,许多旧课题重新浮上台面,他认为,马国政治存在不确定因素,不可避免地把新加坡妖魔化,来维持内部凝聚力。

至于马国内部对于新马海域纠纷,朝野也出现意见分歧。早前马国执政党土著团结党最高理事莱斯胡先曾警告,新马争议若双方态度强硬对双方没好处,会“承受千刀凌迟的痛苦”。

Related image

不过,另一方面,马国反对党马华总会长、前首相署部长魏家祥,则不同意马哈迪的说法,指责敦马“不应在政府受威胁时就向华人或“邻国”开刀,因为这并非解决问题之道。”

前青体部长凯利则希望更多马来西亚部长对这个课题发声,以应付新加坡多名部长接二连三地主张新加坡对相关海域的主权。

凯利也是巫统林茂区国会议员。他周六发表推文说,新加坡部长一个接一个就新马领海问题争议而不断声明新加坡对相关海域的主权,而马来西亚政府的反应只是“等待谈判”(wait for talks)。

他说:“来吧,我们(马来西亚的部长)必须加入讨论,公开提出有力的论据及获得民众支持。为马来西亚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