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文兴(左)和许通美是在上月初在脸书隔空论战,辩论最低薪资制还是现有WIS和渐进式薪资更为优越。(图源:《海时》视频截图)

许通美:最低薪资制降低竞争力是假论述

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不认同那些声称最低薪金制将降低竞争力、影响经济乃至吓跑外资的说法,直言这都是”假论述“,企图制造民间对最低薪资制的恐惧。

许通美直言,不论是渐进式薪资制还是就业入息补贴,仍不足以让低收入劳工走出贫穷,关键在于,必须让劳工赚取足以维持生活的生活工资(living wage )。

许通美指出,过去政府也不赞同公共领域五天上班制,指出会侵蚀工作操守、减少竞争力或吓跑外资。但是在2004年,李显龙总理在2004年接任后,宣布把原有5天半制改为五天制,当时全民欢腾,人们几乎都忘了过去反对五天制的论述。

他强调,最低薪资制也不会减少竞争能力,不会为我国经济带来负面影响。

香港落实最低薪资  14万人脱贫

他举例,在香港,制定了约为1400新元的最低薪资,至少让14万脱贫,这是不小的数目。

“在香港、台湾、南韩和日本都有(最低薪资),但是都没出现失业或非法就业的问题。所以,为何要制造最低薪资制会影响经济的假论述?尝试营造恐惧?我是不会被这种假论述吓倒的!”

《海峡时报》在昨日举办一项圆桌对话会,邀请淡马锡控股主席林文兴、许通美、新加坡中小企业协会会长王崇健以及清洁公司Nimbus创办人之一汤信豪,探讨在破坏式经济时代下,国内劳动阶级的薪资模式。

从脸书隔空论战  林文兴许通美再续最低薪资制辩论

这是许通美和林文兴两人,续上月初在脸书隔空论战后,面对面再针对更适合国人的薪资制度进行辩论。

也是前内阁部长、职总前秘书长的林文兴,则坚称最低薪资并无法改善低收入群体的困境。他认为那些落实该制度的国家仍有失业和赤贫问题的存在,且很难去落实生活工资(living wage)。

”我们有就业入息补贴计划,为低收入员工补贴;渐进式薪资设定不同领域如清洁工和保安,确保他们有起始薪资,且依表现逐年增加。“

主持圆桌对话会的《海时》编辑蔡美芬则抛出问题,政府和许多部长都曾指出,对于落实最低薪资没有“意识上的异议”,既然如此,为何我们国家不尝试落实呢?

对此,白沙榜鹅集选区议员再纳就指出,其实目前就有依据不同就业领域划分的“最低薪资”;但许通美不赞同,直言渐进式薪资模式仍不够好,除非政府是以渐进式薪资为先行政策,之后再逐步落实最低薪资,或许还算有诚意。

林文兴则指出,目前的关键在于,就业入息补贴(WIS)和渐进式薪制,对劳工是否足够?对此蔡美芬则追问,那么现有的制度,是否有效地帮助劳工摆脱绝对贫穷?

对此,白沙榜鹅集选区议员、也是职总助理秘书长的再纳则指出,上述制度的补贴和给付若能提高是最高的。他有信心WIS的补贴还会增加,例如政府已经增把WIS的派发频率,从原本的每个季度增加到每月派发。

许通美:小贩理应获得体面收入

另一方面,当林文兴提到,如果要提高劳工工资,民间是否愿意为更高昂的食物价格付费?许通美则直言,消费者必须调整消费观念,如果肯花15元付费,却嫌三元的小贩中心食物太贵,他认为,小贩付出劳力和时间,也理应获得体面的收入。

《海时》的圆桌对话视频,在脸书上也吸引关注薪资课题的网民积极留言,表达看法。许多网民赞扬许通美教授为民众发声,唤起最低薪资议题。

其中Edwin Lee就指出,我国的竞争力理应立足于知识和技术经济,许多公司也有表现花红,最低薪资制主要是扶助底薪劳工,又怎么会影响整体国家的竞争力?

Jovan Bai:如果企业担心最低薪资制会影响生意,那么说明有关企业是透过剥削廉价劳工来获利。

网民丘俊豪:一般上雇主必须降低成本才能赚取多谢利润。所以如果没有确立最低薪金制,那么低收入劳工是很难领到生活工资的。


陈婷喜:希望各界注意那些受雇于食阁和办公楼的临时清洁工,他们甚至不在正式的低薪就业数据中,请问政府如何帮助这些人?

王诗漫则呼吁政府和商界,应该重新探讨价低者得标的招标制度。她质问,政府、关联机构等,是否已准备好检讨他们的采购和工程招标制度?

”面对商界利益时,我们的职工总会为工人发声有那么难吗?三方会谈(政府、商界和劳工)真的能代表工人权益?“

本社总编许渊臣则点出对话会上的诡异现象,代表职工并理应捍卫劳工权益的行动党议员,却似乎不赞同向富人征税、且反对最低薪金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