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018年新闻回顾

时光荏苒,经历一年熙熙攘攘,很快我们就走到了2018年的尾声。在这一天,大家最适合坐下来,重新回顾过去一年所经历、为自己、加过做过了什么,从而检讨是否有不足之处,在迈入新的一年时,当如何改进。

李总理也在他的个人脸书发布了他的2018年回顾,但对于草根群众,我们所看见和体验的2018,不必然和他一样。在这里本社约略整理了本年度属于公民社会的回顾,内里有群众较关注和热议的议题,有些令人愤慨痛心,有些令人振奋,让我们相信困境和苦难中,值得坚持下去的希望。

不过鉴于课题众多,经过取舍也无法一一涵括,仅此作为2018年的简述回溯,因为过去的事件不仅仅是历史,也是后人当汲取的教训,让我们记得政客领袖说过的话,让我们从事件中观察国家发展的动态,不再重蹈覆辙。

 

拟议聘台湾辅警驻守关卡

内政部长尚穆根在一月指出,虽然过去一年我国辅警人数增加了300多名,但新马关卡还是面对人手不足问题,拟议聘请台湾辅警协助驻守关卡。结果为此遭网民挞伐,指出应改善辅警薪资,否则不如连部长也请外籍人士担当,解决人手不足问题。

公布2018财政预算案

图源:8频道新闻

财政部长王瑞杰在2月19日公布2018财政预算案,宣布政策如预计在2021年后调高消费税至9巴仙;调高烟草税、印花税、女佣税、排碳税等等。

研究网络假消息国会特委会召开听证会,收集民意

为研究应对网路上蓄意散播的假消息,新加坡政府从2018314日至29日,国会特选委员会召开公开听证会,广纳谏言,收集公民组织意见。

但是在最后一天,也加插上演内政部长尚穆根对历史学者覃炳鑫长达六小时的”拷问“。

覃炳鑫提到1963年冷藏行动和1987年光谱逮捕行动,目的在于政治利益,而非国家安全问题,批评人民行动党和前总理李光耀,才是假新闻的散播者,引起尚穆根等人围剿。

马国第十四届全国大选,执政60载国阵倒台

Related image
图源:网络图片

马国在5月9日举行全国大选,选民用手中选票一举推翻自1957年执政至今的国阵政权,创下投票率最高等多项创举,马国民众声称开创”新大马“。

 

99年公共组屋屋契再争议

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表明,公共组屋屋契是99年,新国土地有限,没有更多土地可再循环使用,屋契到期的政府组屋价值归零,必须归还政府。

此言一出立即引来各界争议和反弹,因为这与过去政府一直鼓吹房屋会增值的说法,大相径庭。

但即便学者和民众质疑,组屋购屋者”不是屋主“而是”租户“,也立即遭到总理和部长们的反驳,例如许文远打包票坚称屋龄50年的公共组屋,在未来10年还会继续增值;总理也无视国人几乎花大半辈子积蓄购屋的现实,也坚称人民是”买了99年屋契“,”间中可以选择转卖出去、或者租给人。但是,到了99年就归还给政府。“

川金会

美国总统川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6月12日,在新加坡举行历史性会面。总理李显龙说,为促成这次川普-金正恩峰会,政府耗资约2000万新元,这是新加坡对这项国际努力所做的贡献,也符合新加坡的“深切利益”。

然而,政府此举引来网民热议,纷纷议论为促成峰会砸2千万公款是否有必要,有者认为,新加坡已具有足够知名度,国际地位是靠实力,不是靠排场,不需“为了面子”花两千万为他国领袖打造饭局。

也有网民担忧,“川金”峰会对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改善不大,反而这项开销终会转嫁给所有公民,纵使民众的生活担子已然沉重,劳民伤财。

新保集团发生最严重病患个资外泄

生部长颜金勇为新保集团个资外泄一事致歉。(图源:8频道新闻及时事节目视频截图)

骇客以恶意软件入侵新加坡保健服务集团(SingHealth)系统,盗取了150万病患资料,其中16万住院治疗记录外泄。

 

马国前首相纳吉面控

国阵丢失政权后,警方对马国前首相纳吉展开调查,先是从其住处和办公所搜出总值11亿令吉的奢侈品和现款,而后就遭反贪污会和警方逮捕并提控上庭。

到了九月,纳吉已累计面对32项控状,其夫人罗斯玛也同样官司缠身,面对至少10余项控状。

百万高薪部长争议

有基层献议部长减薪,挪出部分资源协助改善年长者生活,对此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反驳,让部长减薪是很民粹的建议,部长薪水还不够,薪资不足就只能请到表现平庸(mediocre)的部长为民服务。

吴作栋的说法随即迎来民众群起挞伐,有者指出全球各国许多领导人薪资都不如我国,但他们的表现也不比我国领袖差。

小贩、网民纷吐槽社企小贩中心模式

美食家司徒国辉呼吁公共小贩中心应由环境局全权管理,并有必要考量如何更好维护本土美食文化的存续。(图源:“食尊”网站)

部分社会企业管理的小贩中心,频频被揭发对小贩们以各种名目:中央洗碗盘费、托盘回收等征收诸多收费,有者每月租金加营销甚至高达四千元,甚至强制规定小贩营业时间,导致有些小贩被迫超时工作。

本地知名食评家司徒国辉率先抨击社企经营模式,呼吁国家环境局接管小贩中心,以维持小贩低营运成本

他认为社会企业终归是私人企业,尽管已尽最大努力,但是他们对如何使公众满意仍不够细心和缺乏理解。

“新加坡有三万注册街头美食小贩,但只有6千家在114个公共小贩中心营业。我呼吁环境局像往常一样管理这6千小贩,低调而有效、用市场竞标价格且最小化对服务和管理的管制。环境局肩负公共服务义务,但私人企业没有。”

公立医院被揭靠中介招外国病患生意

四年前出现的“冷气帐篷”病房奇景。

三家公立医院:国立大学医院、中央医院和樟宜综合医院,透过中介安排外国病患来新加坡就医,只要中介能成功引荐外国病患来医院就医,就能从病患医疗费抽佣至少8巴仙。

网民抨击这些公立医院多年来招揽外国病患前来就医,却无法提供足够的病床给本国病患就医,乃至需要在医院建筑外另增设冷气帐篷容纳他们。卫生部已勒令有关医院停止上述做法。

阿裕尼-后港市镇会诉讼

工人党市镇会诉讼官司,于10月8日开打,涉及三名阿裕尼集选区的反对党议员:毕丹星、林瑞莲和刘程强。

据诉方说法,工人党议员和市议员的“原罪”,乃是在2011年大选后,起用新的管理代理公司FMSS管理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牺牲市镇会的利益而意图让FMSS从中获益,同时指FMSS的受委没经过公开招标。

为应付诉讼费用,三人向公众募捐,成功从群众和支持者筹获107万元。

STR部落格发布不实文章被屏蔽

时事部落格States Times Review(STR)一篇誌期本月5日的文章“不实和含诽谤成分”,因拒绝撤下文章而被屏蔽。

有关文章标题为“李显龙成为一马公司弊案关键调查对象”,指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签署了数项不平等协议,作为换取新加坡银行替一马公司资金洗黑钱的代价。

爆料网站《砂拉越报告》主编克莱尔也澄清,自己未被STR咨询就被错误引用。

一系列打压  企图让网络异议噤声

图源:张素兰脸书11月20日,五名警员突然到《网络公民》总编许渊臣(Terry Xu)住处,充公其台式电脑、手机和笔记型电脑等电子设备。

警方指接获资媒局于10月4日投报,指本社英语站曾在9月4日刊载一篇含诽谤诽谤我国内阁成员内容的读者来函。事实上本社已接到资媒局要求并于9月18日删除有关贴文。

时评人梁实轩则在11月8日,分享了马来西亚新闻网站TheCoverage.my的文章,有关文章与一马公司弊案有关。即使已经删除文章,但是仍收到总理委任的德尊律师事务所,向他发出律师信,要我针对诽谤总理公开道歉,并赔偿后者损失。

新马陷海域和领空争议

交通部长许文远宣布,我国将从12月7日起扩大大士一带港口海域界限,并抨击自马国单方面宣布扩大海域界限以来,马国政府船只闯入大士一带领海达14次。

除了海岸警察卫队拦截马国船只,我国也进行为期一周军事演习,而马国交通部则提出欲收回1974年以来交给我国管理的新柔边境制空权。不过,两国将在明年一月针对上述议题进行谈判。

 

草根逆袭  梁实轩反告总理滥用法庭程序

时评人梁实轩反诉总理滥用法庭程序,并向总理索讨“名誉损害”的赔偿。他也获得律师暨”人民之声“党创办人,提供辩护服务,以及来自总理弟弟李显扬资助了其官司辩护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