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丽婷:在新加坡,人才是最宝贵资产 —- 吁立法保障劳工职场心理健康

官委议员王丽婷赞扬上月通过的《雇佣法》(修正)法案,在扩大对雇员保障上,具有显著意义。与此同时,也提出数点建议,呼吁各界除了劳工的生理健康,心理和精神健康的保障也同样不容忽视。也有员工可能在职场上,遭受精神层面的霸凌和剥削。

国会是在上月20日,三读通过《雇佣法》(修正)法案。。法案扩大本地雇员受保护范围,明年4月1日起,本地额外43万名经理及执行人员(Managers and Executives,简称M&Es)将受雇佣法令保护,另有更多人将享有加班费及有薪假日等福利。

王丽婷认为,此次雇佣修法,是首次真正意义上把“雇员福祉”带到立法议程去讨论。修法也标志着重大转变,较全面地体认到雇员多方面的需求,同时不仅是把他们当成“人力资源”,而更多作为有尊严的“人”来看待。

把雇员当“人”看待,而不是公司资源

她指出,雇员福祉不应仅限于人身安全和福利,也包括心理和社会需求。

现有雇佣法第139条文规定,除了该法案的任何其他条款明确赋予的权力外,人力部长也可制定有助达成《雇佣法》宗旨目的条例。

王丽婷直接引述上述法案,指出修法也包括规范雇主对待员工的行为,以保护雇员,免受有损员工福祉的公司政策/雇主规定的不良影响。

员工遭前雇主霸凌至患忧郁症

王丽婷以本身社企公司Hush TeaBar为例,其中一名名为路易斯的员工,过去曾被前雇主以言语霸凌,长期下来致使路易斯换上忧郁症和轻度精神分裂症。

“如果上述修法能早几年出台保护这些员工,或许路易斯的人生轨迹将大不相同。”王丽婷感叹,路易斯遭长期霸凌对他的精神健康产生负面影响, 他的生活质量和就业能力也会受波及,我们绝不会希望这样的就业成果,发生在这些为社会耕耘的人身上。

Image result for 职场言语霸凌
新闻配图。图源:《经理人》

王丽婷补充,除了招聘聋哑人士,Hush TeaBar也聘请如路易斯一样的精神健康康复者。

如今,路易斯在Hush TeaBar接受职场调整,康复情况积极,已有能力领导由聋哑人士协调员组成的运营和财政团队。

王丽婷质疑,现有对付职场滥权的民事追诉机制,仍存在弊端,特别是对于像路易斯等处在弱势的工人来说,缺乏对违规行为的性质和严重程度的公共记录。

对员工精神健康的保障应明确

研究显示,在八名国人中,就有一位在生涯中曾经历精神健康问题,而90巴仙的心理问题,都根源于职场压力。

然而,王丽婷也补充,有86.5巴仙的受雇人士,在面对精神健康问题时并没有求助。职场中也有把心理疾病和耻辱划上等号的严重现象。

她说,国内110万客工中,有60巴仙遭拖欠薪资和工伤索赔者有患上严重精神疾病的可能;有超过20巴仙客工则饱受非特定心理困扰所苦。

尽管工伤和心理伤害有直接联系,但是王丽婷指出,但国内72巴仙的雇主认为压力和精神健康,乃是影响生产力的课题,只有51巴仙雇主在职场有为雇员准备情商活动。

“显然,我们有必要去说服和鼓励雇主们,这里辅助员工福祉的支持性设施,这也包括制定明确、审慎且具预防性的条款。”

在澳洲,因工作压力导致精神障碍可索赔

王丽婷告诉记者,例如德国就已明确规定,工作的安排应尽量避免对身心健康构成危险,并且强制企业进行风险评估和应对措施,乃是法律义务。在澳洲,因工作压力引起的心理伤害和精神障碍,也可索偿。

在日本,则有普遍的“过劳自杀”(karo-jisatu)现象–因工作过劳而自杀。对此政府已设立“促进和维护工人心理健康”的指南。虽然没有法律约束力,但亦成为雇主的标准守则。

在罗列以上例子后,王丽婷强调我国是时候在《雇佣法》上做出更多努力,明文规定保障涵盖身、心理健康的职场健康和安全。

减少对精神状况者的歧视;同时提升国人醒觉,消除偏见

王丽婷引述国家服务委员会(NCSS)的一项研究,指出近半国人都不愿意和有精神健康问题的人共事,再者,有70巴仙雇主认同,同侪的消极态度,成为雇主聘用精神康复者的主要障碍。

她补充,公共服务和私人界中仍有许多雇主,要求求职者申报个人病史,包括是否曾患有精神健康。虽然不见得会影响录取评估,但足以对求职者产生负面偏见。求职者也可能基于羞愧,或害怕不被录取,而选择不申报自己的精神状况。

即便成功被录取,但她担忧,求职者可能担心遭同侪异样眼光,例如猜疑他的精神疾病会否复发。这种情况反而让求职者焦虑,特别是如果企业组织内缺乏社会心理的支持活动。

为缓解上述问题,王丽婷在国会中也向人力资源部长杨莉明建议,立法,在合理情况下禁止雇主向求职者索讨个人病历。

王丽婷说,英国在2010年出台的《平等法》中,也有类似禁止雇主在招聘过程,过早询问求职者的个人病史的规章。

与此同时,王丽婷认为有必要透过教育和立法,来提升国人对于精神健康的醒觉,排除偏见和误解。“雇员福祉必须是我们就业政策的有意成果。”

新加坡最宝贵的资产—人民

“新加坡最有价值的资产,就是我们的老百姓。人的潜能是无限的。世界瞬息万变,人们的基本需求—衣食住行获得保障后,在互相扶持下我们茁壮成长并取得成就,并且人人为追寻理想而奋斗。只要知道我们并不孤单,即使面对挫折,都还能东山再起。”

王丽婷在国会中强调:

“雇员在职场的福祉,会直接影响到国家的生产力和创新,乃至雇员的生活品质。每个雇员都是社会的一份子,故此,尊贵的议长,一个关怀、包容而富有张力的新加坡,很显然需透过有关爱、包容、有弹性的职场来打造。”

王丽婷认为,《雇佣法》修正案,标志着我国朝着包容和多元化方向迈出了令人兴奋的一步,因此表态支持此次修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