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口迁移大士,政府对开发丹戎巴葛雄心勃勃

近期的新马海域界限争议,让我国在大士港口发展再次成为瞩目焦点。

在上周四,交通部长许文远反驳马方的说辞,指出我国多年来在大士展开填海工程扩大土地面积,但这与领海问题毫无关系。大士地区填海前,争议海域本来就是新加坡的领海。

早在2013年,新加坡市区重建局在发展总蓝图规划中,建议腾空毗连市中心区,把位于南部的货柜码头,涉及一千公顷土地,发展成南部濒水地区(Greater Southern Waterfront City),规模是滨海湾的2.5倍。

届时,上述地段将被打造成居住、休闲和工作空间,逐步发展成濒水城市。

丹戎巴葛、岌巴、布拉尼岛(Pulau Brani)及巴西班让的码头业务,将从2027年起逐步迁移至新的大士港口。

在2013年的国庆献词中,李显龙总理也指出“将在大士兴建更有效率、规模比现在大双倍的新港口。”在丹戎巴葛港口租约在2027年到期时,迁入大士港口,而留下的空地即能发展南部濒水城市。

徐芳达:对大南部濒水区进行全面规划

就在两个月前,贸工部兼教育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就表示政府正探讨如何为南部濒水区作整体规划。该区发展蓝图与更多细节,料将在半年或九个月内公布。

徐芳达指出,从布兰尼岛到大南部滨海城,整个区块几乎和圣淘沙岛一样大,提供令人振奋的机会开发新旅游景区,让它成为“通往亚洲的南大门”。

他表示除了旅游业,也全面审视开发商业和住宅的用途。圣淘沙的发展也会与丹戎巴葛的规划整合。

徐芳达称,他也有意探讨和鼓励圣淘沙进行夜间活动。

产业顾问看好该地价值

高力国际的产业顾问,称大南部濒水区为新加坡的“中央商务区(CBD)3.0”。他认为,该地区让发展商有较多灵活度,来决定特定区块的用途—酒店、办公楼、住宅区、商店、娱乐或服务式公寓等等。

大南部濒水区的规划,随着爱德华王子詹在2025年于地铁环线(Circle Line)开通,为附近产业主提供独特的机会,重新评估其物业发展潜力。

业主可以抓紧在较开朗的经济前景下的复苏风口,脱售产业。

另一产业分析师PropertyInvest SG则视大南部濒水区为“新加坡发展振奋人心的时刻”,在该区发展的住宅单位,都属“优质住宅单元”。

固然,升斗小民也会为丹戎巴葛的大南部濒水区发展项目感到雀跃,问题是,这个区域的住宅单位价格是否负担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