揶揄《海时》选择性报导 郑庆顺批评登加新镇投稿被无视

新加坡国立大学建筑系客座教授郑庆顺,于两年前曾撰文批评登加新镇的开发,乃是对国内珍稀森林地不必要的破坏,并把文章投稿给《海峡时报》,惟后者并没有将之刊登。

郑庆顺是在昨日,依网友Tann Chee的要求,向他展示主流媒体如何对不符合官方论述的消息,选择性报导。

他在脸书揭露两年前,曾致函给《海峡时报》,稿件誌期2016年10月27日,文中批评批评登加新镇的发展,是对宝贵天然森林地不必要的破坏。

郑庆顺揶揄,也许是担心他的稿件内容会让建屋发展局和市区重建局(URA)“显得愚蠢”,所以《海时》才没有将之刊登出来。

郑庆顺是对登加新镇的发展,提出他的忧虑。他指出,住宅本就是社会政治课题。首先必须考量登加新镇是否符合社经需求?

“其一,年长者希望现有组屋保值,年轻选民则希望房屋价格可负担。很显然登加新镇是面向年轻选民,而不是针对想为资产保值的年长者。”

人口拥堵也是值得关注的课题,更多外国人涌入,可能提升房产价值。补贴可以减轻年轻人买房压力,也为旧组屋保值,当然也需要反向抵押贷款等金融配套的辅助。不过,郑庆顺更为关心,如果登加新镇仅仅是面向年轻人,会否有违理想的家庭空间关系?

登加新镇的开发,志在把森林城镇化,间中有森林公园贯穿整个城镇。但郑庆顺并不太苟同这类概念。

应避免在绿地搞建设

郑庆顺认为,在绿地搞建设,可免则免。他在个人录制的Youtube视频《新加坡2.0版本》,就提到当港口迁移到大士后,西起班丹蓄水池,东至滨海东(Marina East),就腾出了足以容纳一百万人口的发展用地。

再者,加上巴耶利峇空军基地未来搬迁,理应有足够的发展土地,实在不必要把住宅建在宝贵的森林地上。例如善用捷运站点和现有发展空地,仍能腾出许多建设空间。

针对网民留言指,或许《海时》有“苦衷”而未刊登郑清顺的文章。对此他表示可以理解,但登加新镇的发展可能破坏我国本就稀有的森林地,其重大性何以没有任何新闻价值值得探讨和采访?

事实上,本社过去也曾接获不同读者的投稿。由于他们的稿件内容涉及批评政府政策,而不获《海时》采用,才转而寄发给本社刊登。

*** 登加是本地第24个建屋局市镇,有意被打造成“森林市镇”,故此位于武吉巴督路旁的上述田园区项目,采用绿色及可持续设计,设有社区空间,专用脚踏车道和智能照明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