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纳针对许通美有关提升就业入息补贴的建议,表示“不在其权限范围”。(图源:《海时》视频截图)

提升就业入息补贴,真的不在再纳的权限范围?

前日,主管低薪工人事务的职总助理秘书长再纳,出席《海峡时报》举行的圆桌对话会,探讨在破坏式经济时代下,国内劳动阶级的薪资模式。

受邀出席的尚有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淡马锡控股主席林文兴、新加坡中小企业协会会长王崇健以及清洁公司Nimbus创办人之一汤信豪。

许通美在对话会上,捍卫最低薪资制,他指出目前政府推出的就业入息补贴(WIS)和渐进式薪资模式(PW)立意虽善,但是还不够完善,他们的补贴或给付并不多,仍不足以让劳工摆脱贫穷。

所以,他提出,如果政府把渐进式薪资模式作为落实最低薪资制的先行计划,有计划逐步落实在所有领域;或者政府愿意提升WIS的补贴给付,让劳工减轻负担,才能达到效果。

目前,渐进式薪资模式进落实在保安、园艺、清洁工和电梯维修领域,保障这四大领域劳工的基本薪资,未来薪资透过参与培训、绩效表现增长。

但吊诡的是,身为职总副秘书长、理应和劳工站在一起的再纳,对于许通美的建议,说了令人困惑的话:“这不在我的职权范围,教授。”(not within my pay grade, Prof.)

这句话的潜台词似乎是:“这是我老板考虑的事,我操哪门子心呢?”

这听着有点官僚的味道?就像我们到一些政府部门,也会听到类似的用词,如果官员觉得不在他的权限范围,就会告诉你找错部门,请你另请高明。

读者可以点开以下视频,跳到2:37分钟,听听许通美和再纳之间的对话:

再纳也是人民代议士

或许再纳的原因是,直接立法去改革上述两个制度,权限在于人力资源部等部门。

但是再纳不要忘了,它本身是职总副秘书长,职总需负责协调政府、企业和劳工三方的权益,他自身就已经处在一个协助改善劳动者权益的最关键机构。

如果职总都不为劳工发声,不站在工人立场和企业谈判、交涉,谁又是更有权限去争取低薪劳工的权益呢?

同时,再纳还是白沙-榜鹅集选区议员,也是人民代议士,在国会是参与国家决策的辩论和立法过程的。

对于推动劳工权益的事务,再纳以“不在我权限范围”轻描淡写带过,似乎有点说不过去,也违背身为从政者为民请命的使命。

再纳分享贴文澄清立场

事实上,由于已有网络媒体放大此事,再纳在自己脸书分享一则贴文,试图釐清事实。

不过,也有网民留言质问再纳,需要就业入息补贴的,都是贫穷新加坡人。针对如何提升补贴,再纳却说不在自己权限范围,令人失望。

“身为立法者、也是职总高层,再纳是否也有责任向当权者施压,争取劳工权益?”

另一网民Nazyrn就质问,再纳受人民委任进入国会立法,身为代议士,理应为劳工争取权益。

对此再纳回覆,希望网民好好看完视频,理解内容,他说身为国会议员已在国会把问题提出,他在国会的辩论,民众都能到国会网站查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