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实轩(右)被指其脸书分享的一则贴文,诽谤李总理而被后者提告。

“恐有损总理形象” 《砂拉越报告》非议总理律师团对梁实轩穷追猛打

得理不饶人?早前,时评人梁实轩因误传一篇假新闻惹祸,但即使已经撤下文章并作出道歉,总理的律师团队仍坚决对后者提告,此举亦迎来国际爆料网站《砂拉越报告》的非议。

梁实轩是在11月初,分享了誌期11月5日的State Times Review(STR)文章,标题为《李显龙成为一马公司弊案主要调查对象》。

有关文章指《砂拉越报告》主编克莱尔,针对一马弊案接受访谈,但较后《砂》已澄清有关文章内容不实,要求STR纠正。

故此,梁实轩本身也是假新闻的受害人,在不知情情况下误传失实报导。梁实轩也收到资讯与媒体发展局(IMDA)来函,要求他在在六小时内撤下有关文章,梁实轩也照做无误,并作出道歉。

《砂拉越报告》访问了梁实轩,后者告诉《砂》,他自愿删除有关失实贴文,也承认文章内容不实,但即使这么做,还是被总理律师团队诉诸法律行动,令他感到惊讶。

《砂》形容,如今梁实轩的处境如处在夹缝中进退维谷,无论庭外和解或自我辩护,对他都不利,总理的律师团队似乎要索讨巨额赔偿。

何以要对已道歉的普通老百姓穷追猛打?

对此,《砂》质疑既然资媒局已经对梁实轩采取严厉行动,总理的律师团队还要对这名普通新加坡百姓,采取强硬手段对付?

《砂》质问,梁实轩和他人一样,被假新闻误导,也为此删除贴文并道歉,但何以他还是成了“新加坡最有权势者”的眼中钉,被施以“毁灭性的报复”。

Singapore Sledgehammer?

不利总理在民间形象

《砂》警惕,这样的诉讼行为,将不利于总理在民众之间的形象。

“总理的律师团有必要重新审视,比起展现宽宏大量,接受这位时评人的道歉,若诉讼进展下去,普罗大众会如何评价总理的行为?

《砂》也分析,随着法庭诉讼拖沓,此事反而会搞到街知巷闻,甚至引来国际间的注意。《砂》也质问,何以动用公器对梁实轩穷追猛打,来捍卫特定人士或政府的声誉?

《砂》警告,总理原本是不负责任新闻下的受害人,但刻意挑起诉讼,却可能让他在民间流失同情票,使人们开始质疑总理的动机,例如把诉讼视为迂回打压异议者的手段。

基于选举可能在明年举行,有些人可能会视此举乃是当权者对任何网络上的异议杀一儆百的举动。

“纳吉也曾严厉对付异议者”

《砂》在文中也以马国前首相纳吉为例。纳吉在任内也曾针对严厉对付异议者。《砂》直言,如果让人民对总理的动机产生怀疑态度,他们将不太可能把票再投给执政党,就如同纳吉政权的垮台一样。

《砂》指出,可以表现强势反而曝露出缺点。《砂》建议李总理不需以法律斗赢批评者,倒不如“宰相肚里好撑船”,接受道歉,一笑置之。

《砂》也警告总理律师团队,“误导了他们的客户”,如果梁实轩被当作“烈士”,因发表异议而牺牲被“摆上神台”,反而会成为全球广传的绝佳新闻素材,这绝不是执政党想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