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ji新加坡裁员和关闭 背后疑与海航集团撤出OTA市场有关

线上旅游中介Zuji新加坡,疑因无法偿还航空公司机票费用,而被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取消中介资格,不得透过该协会中央机票管理服务发售计票。

根据《海峡时报》报导,Zuji新加坡也面临裁员和关闭的命运,但香港Zuji仍继续运作不受影响。

消费者目前也无法访问Zuji新加坡的官方网站。

相信未来Zuji将专注在香港的业务。事实上,网络旅游中介平台Zuji 的业务分布澳大利亚、香港、新西兰、印度和新加坡。

2012年年底,澳大利亚在线预订网站Webjet以2500万美元收购了Zuji。

香港优利2016年购得Zuji港、新业务

2016年,又以5600万澳元的价格,将Zuji香港和新加坡的业务,出售给了香港旅行技术集团—优利航空投资控股(Uriel Aviation Holding)。

优利公司也被外界质疑,背后实则由海航集团(HNA group)操纵。而Zuji 新加坡的关闭,背后可能和海航集团正尝试退出线上旅游中介(OTA)市场,有所关联。

根据旅游网站《环球旅讯》分析,在OTA领域,海航还有多项布局,如2016年年初以5亿美元收购途牛24.1巴仙的股权;以及去年11月,将海航HiApp作为海航全面战略转型的拳头产品推出。

但如今,业内却传出海航有意出售途牛股份,以及今年11月初海航宣布组织架构调整时将HiApp管理平台撤销,显示该集团有意从OTA领域逐步撤退。

可能和海航紧缩业务有关

海航集团自2015年以来砸资500亿,在全球疯狂扫购涵括管理至酒店等多领域产业,但因国度扩张造成庞大债务,已引起监管单位注意,迫使海航集团在在今年首4个月,就脱手掉价值140亿美元的资产。

至于海航集团旗下的海航控股,作为中国国内第四大航空公司,也基于“主要产业重组”和母公司的负债累累,而自今年1月停牌。

海航集团面对负债

在停牌半年后,海航控股划收购母公司海航集团旗下逾百亿元资产,同时募集配套资金70亿元(14.58亿新元),引进包括新加坡主权基金淡马锡等在内的不超过10名特定投资者。

淡马锡旗下子公司淡马锡富敦投资有限公司(Temasek Fullerton Alpha)则参与投资海航控股。

分析曾指出,海航控股很可能透过购入母公司的旅游产业,为母公司数学,协助减缓后者的债务。

早在今年4月,淡马锡就与海航集团签署商业合作备忘录,双方计划在航空和物流领域探索商业合作,涉及航空、航空餐饮、地勤服务、免税及机场基础设施和设备等领域。

分析员曾担忧淡马锡投资海航控股

另一方面,根据路透社报导,海航控股将向多家中国银行申请总计75亿元人民币(约14亿8千万新元)的贷款,以“促进公司日常经营业务的稳定发展,保证公司运行的安全、有序,有利于公司进一步防范风险,专注航空主业经营“。

对于淡马锡控股投资海航控股,曾有分析员表示担忧,认为淡马锡可能高估了并购,海航控股资产负债表上的104.1亿新元债务是个隐忧。即便淡马锡有意染指利润丰厚的中国境内航班市场,但仅购入少量股权,甚至没提能分得董事会一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