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长称部分小贩诉求乃“情绪化流言” 小贩撰文表达失望

国会于今日复会,小贩中心议题再次成为话题,10多名议员、非选区议员和官委议员参与提问和辩论,至少21项提问,要求环境及水源部长解释有关社企小贩中心的经营模式,或其他与小贩中心有关的课题。

环境及水源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在国会上澄清,社企小贩中心的摊位租金中位数,在每月2000元左右,与现有小贩中心的1700元相近。

此外,社企小贩中心的杂费、清理桌子的费用也与现有小贩中心的收费相近,有些甚至更低。

许连碹在答复中表示,社企小贩中心的摊位租金中位数约每月2000元,并非一些媒体所报道的每月4000元。她说,现有小贩中心的摊位租金中位数是1700元,价位相近;不过在摊位面积方面,社企小贩中心的摊位介于10到21平方米,相比之下,现有小贩中心的摊位只有5到13平方米。

在实际摊位租金方面,社企小贩摊位每月的租金介于750元到3700元之间。这也与现有小贩中心无津贴摊位所需支付的每月640元到3900元类似。

早前,她认为关于社企小贩议题,有一部分是受“情绪化的道听途说所驱动,或许是出于善意,不过有些被误导和未经证实。”

高级部长或许认为,这些小贩的个人经历并不真实,只是企图在煽风点火。

另一方面,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在国会也附和许连碹,指社企小贩中心模式“整体上是健全的,食物价格维持在可负担水平,为顾客提供各式高质量的食物选择,价格一般比邻近的咖啡店和食阁便宜。大部分的摊贩的生意也不错,不能让这些成就功亏一篑。”

他声称政府会“继续采用和改进社企小贩中心的模式,更好地满足公众的需求,并照顾摊贩的福利。”

部长们在国会提供的数据,也指出茨园民众俱乐部和武吉班让两座小贩中心,小贩续约率高达97和96巴仙。(图源:8频道新闻)

如今,小贩林家良对于许连碹的说辞,直言“失望已无法盖过他沉重的情绪”。

“我们不是笨蛋,也不会对我们的同业的遭遇视而不见。我们肯定不会散播假新闻(如果您如此认为的话)。我们给足了即便在法律严格审查下也能站得住脚的的书面证据和资料。”

而小贩们的诉求,也成功促使环境局在短短两周内重新审视、并推翻了那些不利小贩营生的条款。没有来自民间的诉求和挑战,威权恐怕不会让步。

“有时忙到太累,站着都能睡着”

他语重心长直言,小贩每周七天、每天工作18小时,付出的是活生生的劳力。

“请问(部长您)有试过在餐饮业16小时轮班工作吗?隔行隔重山,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有时你会忙到太累,站着都可以睡着。长时间工作让你思维也变得麻木。”

身为小贩,林家良声称自己最多也只能连续四天、每天经营12小时,忙完后回家几乎倒头就睡。“我很幸运我的身体还能应付。但我不希望其他人也如此操劳。我也想不透我所认识的小贩,怎么做到日复一日重复的工作。长期下去,身子也会垮掉。”

林家良透过《独立》媒体得知,一名在樟宜四号航空楼小贩中心的小贩在半年前逝世。有关小贩中心是由职总富食客管理,年迈小贩正是为了避免被富食客罚款,而遵守18小时的经营时间,最后导致过劳死。

“之前我曾说过,在得到联合国文教科组织的认可之前,请不要扼杀掉我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而现在发生的以上种种,说明这绝对不是玩笑,也肯定不是我们在道听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