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通美脸书抱怨《海时》偏颇报导 引发最低薪资论战延烧

配合30周年庆晚宴,在10月26日,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IPS)举办了共四场论坛,邀请多位部长和学者同台演讲,探讨社会政策、公民精神、贫富不均等议题。

不过,我国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在隔日阅读《海峡时报》报章后,就在个人脸书贴文对该报表达不满。由于许通美教授在论坛上发表对最低薪资看法, 有关落实最低薪资利弊的论战,也在其脸书贴文延烧,引来各路人马参与辩论。

在帖文中,许通美指出,《海时》报导了人力部长杨莉明在论坛上,提出有关最低薪资可能导致事业和非法就业的观点。

然而,当时许通美教授也参与了讨论,反驳了杨莉明的说法,指出日本、韩国、香港和台湾等新近过,都实施最低薪资制,并没有遇到杨莉明所形容的问题。然而, 《海时》却省略了许通美的意见,令后者质疑《海时》偏颇报导。

许通美说:“我很高兴并积极参与了公共政策研究所,在周四和周五进行的30周年庆论坛和晚宴。两项活动都非常成功。我对研究所所长 Janadas Devan致敬,因为他有勇气邀请我的好友–施仁乔,出席第三场的论坛讲座。”

“然而,我想询问《海时》,为什么刊载了第一、二和第四场论坛的照片,却独漏第三场?难道普杰立部长和施仁乔的照片,有违国家利益?”

许通美称,他也向在《海时》任职的朋友抗议,该报对论坛的偏颇报导将使媒体失信于众,例如《海时》报导了部长杨莉明的观点,却省略掉他本身提出的反对意见。

“现有收入分配制度是道德耻辱”

他不忘在贴文中强调,我国现有的收入分配制度,乃是道德耻辱。献金还有很多劳动人士赚取的生活薪资不足,而陷入贫穷。

“渐进式薪资模式改善了经济中特定领域劳工的薪资,但是他们所赚取的仍不足以维持生计。李光耀先生设想的,是橄榄形状的收入分配模式,但是如今却变成了梨状,值得我们深思。”

《海时》后续报导林文兴和许通美交锋

《海时》则在隔日后续报导许通美的贴文,由该报总编华伦斐迪南斯澄清,《海时》在上周六(27日)对论坛有全版报导,也涵括所有主讲人的谈话内容,但是基于版位有限,没办法在纸面媒体上刊载所有主讲人照片。

华伦也指出,《海时》的网络版则可找到所有主讲者照片,并强调《海时》景仰许通美教授,不会刻意打压后者的言论,例如在许多篇幅上,刊载许通美针对最低薪资、废除377A条文和外交政策等评论。

林文兴主张应“制作更大的蛋糕”

报导中也提到,淡马锡控股主席暨前部长林文兴,不赞同许通美的最低薪资制,强调许多研究都证明,落实最低薪资将令失业率提升,因此更应关注提升生产力。

“简言之,就是与此争论怎样分配小蛋糕,都不如一起生产更大的蛋糕,即便分配的比例不变,工人还是能拿到更高的收入。”

低薪,不是因为生产力低下

对此,许通美则向后者抛回五大问题:

  1. 站在道德立场,林文兴是否同意,每个新加坡劳工都应赚取足够生计的薪资(living wage)?
  2. 如果是,林先生是否同意,许多低薪劳工薪资不足以维生?
  3. 其三,如果市场做不到,国家是否应介入确保公正的结果?
  4. 劳工获得低薪,不是因为他们生产力低下,而是因为我们引进了一百万低薪客工,和这些劳工竞争?
  5. 林文兴是否同意,迄今为止,渐进式薪资模式未能把劳工薪资提升到活得有尊严的水平?

林文兴在回覆中则赞同,虽然和许通美对“维生薪资”的定义不同,但赞同需确保劳工需赚取足够维生薪资的道德立场。

不过,是否能接受一些研究指出落实最低薪资的反效果?

“数年前,职总吁求政府关注“穷忙族”的存在,其中一个政府未接受的方案,是把一些工作如同德士司机一样,保留给新加坡人。”

“反之,政府推出了薪资补贴,其背后用意不是扭曲劳动市场,而是不增加雇主的工资成本,避免企业过早从我国撤离,搬到劳动成本较低的国家。政府采取了措施,确保低收入劳工能获取可观收入。”

“教授,政府有认真看待,关于薪资补贴也应定时检讨。我们有最低薪资的替代方案,而我认为它是优越的。”

民众:请让年长劳工活得有尊严

民众王诗漫,则不认同林文兴有关推动薪资补贴,旨在减低扶助工资成本,避免外资撤离我国的论述。

她指出,她很希望看到年长劳工活得更有尊严,他们很多带着不同健康状况长时间工作,但甚至不希望领取补贴造成国家的负担。“然而事实上,市场和国家并没有营造一个让他们有尊严地工作、生活的环境。且不论语言障碍和缺乏人力,我们的社会福利真得有让真正需要的人士受惠?”

她说,职总注意到穷忙族的存在,令她信位,但同时她也认为推动最低薪资也可是很进步的制度。

“其一,有很多因素吸引外资到新加坡。我们在外头固然有很多竞争者,却也有我们的优势–治安、专业服务‘、强稳的金融和法律服务。希望劳工权益也能成为我们的国家优势。”

难道要把我国和其他更低成本、但是涉及剥削劳工权益的国家做比较?

再者,成本受很多因素影响,将之归因在劳工的薪资上,某种意义上也显得不道德。假设小贩的租金、成本本来就高,又怎能不允许他们调涨食物价格?

她认为,与其一味给与不同,我们什么时候才会真正检讨市场和制度,确保帮助建设国家的人活得有保障、有尊严。

许通美:油站员工月薪仅一千

另一方面,鉴于其贴文引来论战,许通美在留言中呼吁各界不应怪罪《海时》的编辑同仁,并指出本身撰写的论坛,都经过编辑蔡美芬、等人的审阅,且一字不删刊出,并没有太多干预。

他说,有时发现报章在公平、平衡报导上他们有缺失,会毫不犹豫指正,也自认喜爱批评《海时》。再者,虽然与林文兴对最低薪资观点不同,不过不影响两人友谊。

不过,许通美则提醒,他到油站添油时,一名员工告知他,其薪资仅为一千元,对此他不认为,这是足以维生的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