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职总富食客应釐清为何年迈小贩过劳死?

英语时媒《独立》因撰写两篇文章,指涉职总富食客未通融导致年迈小贩过劳死,可能惹上官非。

富食客的代表律师David Lim&Partner致函《独立》,要求后者撤下相关两篇文章并道歉。

第一篇文章指读者爆料,指六、七号摊位的年迈小贩被富食客“欺压”,在农历新年期间申请缩短营业遭拒,为避富食客罚款,被迫工作18小时,导致过劳死。

第二篇文章则指富食客对同样在樟宜机场第四航空楼食阁营生的陈姓年迈小贩,罚款3500元,原因是后者脚伤无法开档数日

富食客透过律师函指出,两篇文章含有诽谤成分,意指富食客涉欺压、并导致年迈小贩的死亡,而且半年后仅归还4万原抵押金的半数。

同时,对四号摊位受脚伤而休业数日的陈姓小贩,重罚3500元罚款;《独立》指富食客专找老弱小贩下手,透过欺压小贩来赚钱,让后者声誉受损。

关于过劳死年迈小贩,富食客指《独立》在此事的报导失实,即他们从未收到有关方姓小贩的申请。

富食客也强调,在二月19日,分支经理发现小贩身体不适,说服他去接受治疗;小贩逝世后也为其家人伸出援手,取消了摊位终止合约罚金。

小贩的儿子也清楚富食客正处理保证金、销售收入和器材等的退还手续。富食客也指出,小贩家属并未向任何网络媒体投诉。

为何没收到老人的缩短营业时间申请?

然而,事情本不应就此告一段落,富食客似乎还没有釐清,农历新年期间,老人人手不足,没有理由不向管理层或合作伙伴求助,如果富食客没有收到老人缩短工时的申请,原因又是什么?老人是否有何苦衷?

而心脏外科医生证实,方先生确实是因为过劳而逝世的。

樟宜机场第四航空楼Food Emporium食阁,从早上6时经营至晚上11时。老人的身体状况能够一个人连续开档17小时吗?这还不包括他需准备食材的时间。

年迈小贩连续工作了几天?

佳节期间一般店面人手、货源都会出现更动。如果富食客真的关心旗下小贩福利(当然也确保小贩们有能力依约开档),有无视察各摊位小贩运作情况?

今年农历新年年初一落在二月16日,何以经理直到二月19日,才发现方先生身体不适?

再假设,如小贩身体不适,实在受不了临时休业而未通知管理层,他是否也会被罚款?富食客针对小贩因紧急事故请假的处理方式为何?

悲剧确实发生了,富食客该检讨自身管理小贩手段

这些是富食客未在文告中揭露的事。如果富食客并不清楚为何年迈小贩只身一人也要连做数日,那么他们更应该好好调查原因,向外界和家属给个说法。

问题确实存在。悲剧确实发生了。富食客在批评其他媒体报导失实之外,更应该检讨自身的管理手段,如何避免悲剧再次发生?与小贩的沟通是否有待加强?是否该多关心下旗下小贩的运作情况?

又或者,小贩毕竟只是摊位租户,反正只要他们有履行合约就好?而只要富食客“照章办事”,就一切OK?小贩们在前线面对的实际挑战和处境,是他们自己应该解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