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仍有年长者从事低收入工作,社会家庭发展部仍坚称,我国的福利制度对改善低收入群体生活的成效,优于许多国家。(图源:档案照)

社会家庭发展部公布报告 称我国制度“非完美无缺惟表现优于多国”

随着近期贫富悬殊和社会分化问题闹得沸沸扬扬,社会及家庭发展部,昨天公布《改善新加坡低收入和弱势家庭生活》政策报告,阐明“新加坡制度并非完美无缺,惟比多数国家表现来得好。”

该部透过报告向民众交代政府今年在改善社会贫富悬殊的努力,包括:

更好教育成果

  • 五至六岁新加坡孩童,有超过90巴仙报读幼儿园.
  • 底层25巴仙家庭的15岁新加坡学生,在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优于其他发展国家同龄学生。
  • 属于底层20巴仙家庭学生,10人中有九人学历达中学以上。(15年前每10人中仅五人)

收入增加,七万人在渐进式薪金制下受惠

  • 过去五年,底层50巴仙家庭实际收入增长率,高于首50巴仙家庭。
  • 月入1千200元的60岁劳工,可在就业入息补助计划(Workfare Income Supplement)下活得300元、近25巴仙的月入补贴。
  • 有七万劳工从渐进式薪金制受惠

拥屋率更高

  • 家户收入位于底层20巴仙的群体,有87巴仙拥有自己的房屋
  • 2013年至2017年,从公共租屋计划到拥有房屋的家庭,从500户增至1000户。
  • 2013年至2017年间,申请公共租屋的请求已下降了44巴仙。

更容易获得医疗服务

  • 新加坡提供的医疗服务,优于其他先进经济体
  • 前20巴仙的家庭,有11.8巴仙把一成开销用在医疗保健;底层20巴仙家庭则有5.6巴仙这么做。

社会流动获改善

  • 1978-1982年期间出生、来自底层20巴仙的国人,有14.3巴仙成功跻身家户收入首20巴仙群体
  • 新加坡的基尼系数2007年的0.388,降至2017年的0.356(0为收入差距最平等,1为最不平等)

社会与家庭发展部坚信我国许多提升社会流动的政策都取得成功;同时强调新加坡目前处在十字路口,现有政策也应顺应时局和需求而作出调整。

“我们仍持续进行研究,包括观察其他社会的做法,并且尝试是否改善国人的生活。但不要忘记社会政策中难免要作出取舍,好的意图也可能带来反效果。”

强调已为低收入和弱势群体提供更多资源

报告中也简介我国社会契约和福利政策的发展、总体收入差距和社会流动等数据、政府对低收入和弱势家庭的进一步辅助政策等。

报告也指出,在现有的社会契约下,政府保障可负担的基本服务、提供成长机会,透过机构的扶助和打造有利环境,确保个人得以透过努力工作和社会支持,养活家人。对于因残疾等健康条件欠佳者,需提供社会安全网扶助。

报告强调,有半数的劳动阶级无需缴所得税,我国低收入和弱势群体领取的福利优于他国,平均低收入家庭每缴一元税可领取四元福利;中等收入家庭则每缴一元税领取二元福利。(资料来源:财政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