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照(图源:shutterstock.com)

津贴病患专科预约等半年 读者失望医疗服务仍未优先国人

英语媒体《今日报》一名读者,针对津贴病患在公共医院预约专科预约,排期等候时间过长的情况,投函表达失望。

名为郑存斐(译音)的读者指出,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蓝彬明,刚在上周在国会指出,病患预约到医院看专科的受津贴病人的等候时间中位数从2013年的28天,缩短到今年上半年的22天。

然而,郑先生的个人经历却发现事实不尽如此。

社区健康辅助计划(Chas)下的诊所,基于郑先生的慢性颈部疼痛,将他转介给樟宜医院。作为新注册的津贴病患,他在本月20日,前往樟宜综合医院预约专科看诊。

然而,令郑先生感到惊讶的是,预约已经排期到2019年五月23日,足足要180天后才能见到专科医生。

郑先生表示,无法相信津贴病患的预约排期要等那么长时间,还再次向柜台职员确认。

柜台建议到其他公共医院试试

“柜台告诉我,该医院的颈椎科看诊预约都满了,建议我到其他的公共医院试试。但我拒绝了,因为我住在淡滨尼,最靠近的医院就只有樟宜医院。”

前提是,郑先生的转介信有效期限,也必须有六个月之久。

”工人党议员毕丹星曾询问,当卫生部终止公共医院为外国病患服务,那么会否把本地津贴病患预约排期提前?对此蓝彬明部长回答:满足国人的医疗需求乃是公共卫生机构的首要任务。“

然而,经历上述不便,令郑先生对部长的说辞感到怀疑。他认为,预约看诊的优先权,理应让给年长者。如”默迪卡一代“等。

他也指出,这种过长的预约看诊等候时间,问题早已存在一段时日。

他记起工人党议员刘程强就曾在2013年,就提出津贴病患似乎比非津贴患者,经历更久的等候预约时间。

另一网民Serence Ong在留言中就表示”等久久“的经历并不新鲜。她说,数年前带母亲到新加坡中央医院看医生,就等了四个小时。之后手术的预约排期也是六个月后。担心母亲病况恶化,就带她到安薇尼亚山医院,当天下午就可进行手术。

”没办法,想要快,就得付费,不然不要生病。人命不值钱。“

Dinah Sim:三年前,我已故父亲被送入樟宜综合医院急诊部,我的侄儿告诉我,院方没有足够病床,父亲被安排在走廊等候。我得知后告诉医生,我父亲是退休公务员,结果不到五分钟就被安排到床位。是否要宣称是政府公务员/”自己人“才能获得优先待遇?

另一网民Lin Lim则质问,为何郑先生要方便又要靠近自己家,而且院方有建议他到其他政府医院,郑先生还拒绝了。

Lin Min指出,它本身也有颈椎疼痛问题,到综合诊所转介到陈笃生医院的预约也是10周后。

”我有长期听觉问题的亲戚,在陈笃生医院的预约是三个月;母亲臀部骨折到陈笃生医院,两天没床位、入院三天后才能做手术。“他指出,他家人也是津贴病患,但很显然等候时间都不同。


对此,Bhas Kunj则指出,即便郑先生到其他医院也无法保证他们的预约时间较短;再者,这名老者可能有自身的状况,让他到更远的医院看诊可能造成不便。

”我想,郑先生在文中提出的,是津贴病患似乎比非津贴病患等更久的时间。然而,医院不论津贴非津贴病患,收入都是一样的,为此为何要对津贴病患有差别待遇?“

Chien Ronnie:这显示卫生部需要建更多政府医院,才足以应付许多低收入津贴病患,例如来自建国一代和默迪卡一带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