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职总富食客管理,位于樟宜机场第四航空楼的Food Emporium食阁。(图源:网络图片)

年迈小贩因伤休业一周被罚款3500元 富食客辩称曾给机会免罚款

早前,一名小贩女儿向媒体申诉,自己年迈父亲在职总富食客管理的机场食阁开档营生,因受伤而找不到替代员工,想休息数日,却被管理层罚款3千500元。

有关不愿具名的小贩女儿是在日前,向英文时事网站《独立》媒体爆料。小贩的父亲在富食客管理的樟宜机场第四航空楼食客开档,担任主厨。今年六月,由于父亲在工作时受伤,由于伤势严重,被迫休息一周。

女儿解释,由于不能聘请客工,越来越少国人和永久居民肯在食阁摊位工作,父亲一直面对人手不足问题。父亲甚至要轮早晚班连做,才不会被富食客管理层罚款。

“由于父亲伤势较严重,我们被迫休业一周。我致函职总富食客解释父亲的状况,指出我们一时找不到头手来顶替父亲,希望对方能通融。然而,富食客不接受我们的解释,却开出3500元的罚款。”

女儿也向媒体揭示与富食客的电邮往来截图,也附上医生开出的病假单和父亲骨折的X光扫描图:

然而, 女儿收到富食客零售部助理运营经理Aaron Chia,在回绝对方取消罚款的请求时说:

“请注意,作为摊位管理者,若员工因无法预知状况无法工作、又没人能顶替经营摊位,我们不能纳入考量。更重要的是,摊位不应只有一个人来经营。”

女儿对于对方的答复表达失望,也很遗憾这个声称是非营利的官联餐饮机构,无法弹性处理和罔顾旗下摊贩的健康。

 

富食客:曾献议休业一周后三天内开档,可免罚款

职总富食客在回覆《8频道新闻》询问时则解释,管理层曾在上述小贩休业一星期后,发出三天内开档便取消罚款的提议,但对方没有这么做。

而事件发生时,摊主正在进行摊位转让,因此触犯了提前终止条款。

富食客对小贩开出的3500罚款。小贩女儿称,罚款从他们的2万2600元抵押金扣除。

发言人也指出,摊主在今年6月10日通过电邮表示希望提前终结租约,并申请将档口转让给别的租户,公司已同意并协助处理转让事宜。

“在我们协助处理转让时,她父亲因为脚痛,需要关档七天。她告诉分支经理将在父亲病假结束后开档,但她没有,这触犯了提前终止条款。”

富食客表示,该摊位之前已发生过两次类似情况,都是作为主厨的父亲因工伤无法经营档口,而他们也给予通融。第一次,关档四天,职总富食客取消罚款。第二次,休业两天,职总富食客索取象征式罚款。

富食客规定小贩营业时间

职总富食客也强调了要求摊贩完成一定营业时间的原因。

“在职总富食客与场地业主的主要合同中,我们被要求在某些规定时段营业。因此,我们与摊主的合约明确规定了这些营业时间,这是我们必须对业主遵守的义务。”

揭有小贩连做18小时过劳死

另一方面,上述小贩女儿也揭发另一起发生今年农历新年期间的世间,指一名在同食阁营生另一年迈小贩,为了避免被罚款而连续工作18小时,导致过劳死。

他指出,有关小贩由于员工在新年期间返乡,人手不足,为此曾向富食客申请缩短营业时间,但却被拒绝,甚至管理层指出,若一日不开档,将被罚款500元。

为了避免被罚款,小贩只好在年初一和初二两天,从早上5点开档到晚上11点,但最终在初二感到身体不适被送入医院,不久就与世长辞。

而心脏外科医生证实,小反正是因为过劳而死的。

富食客在回覆媒体时则证实,有关已故小贩,乃是方先生(译音),在樟宜机场第四航空楼食阁经营第六和第七号摊位。

富食客称未接获申请

然而,富食客声称,从未接获有关摊位小贩缩短营业时间的申请。

富食客分支经理在今年2月19日,有发现方先生身体不适,说服他去接受治疗,并找人顶替他的位置。孰料,下午就传来方先生因心脏衰竭过世的消息。

发言人称该公司已终止了他的合约罚款,至于保证金和销售收入等退还手续仍在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