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四千元 陪宏茂桥市镇会前总经理花天酒地 手抄账簿揭不当贿款和假账

在宏茂桥市镇会前总理涉贿案的法庭审讯,涉嫌行贿的建筑承包商谢信南(译音)被揭,为讨好被告黄志明,一夜就花掉4千元在娱乐活动上。

这笔在2015年10月8日,总数为4千280元的花费,包括卡拉OK包间的费用、陪酒小费、晚餐和廉价酒店住宿开销。

控方昨日在仔细盘问谢信南的生意伙伴郑荣传,有关他为谢信南属下公司 – 19-NS2 Enterprise 所记录的手抄账簿。

郑荣传称,有收到谢信南一些酒店住宿的收据报销,通常介于30-35元不等,都是在81酒店或飞龙酒店的花费。

谢信南和黄志明,也有不同的数项娱乐开销,例如2015年9月24日的2200元,和5月30日的3800元。至于11月2日的消费仅为400元,郑荣传称,可能是谢黄两人在同样酒廊消费,还有先前剩余未开瓶的酒。

在早前对贪污调查局的供证,谢信南曾指出通常一晚开销不会超过4千元,但自己也不实很确定。此外,他还一同与黄志明在芽笼购买了价值1080元的按摩配套。

掩人耳目,手账以英文字母缩写代表黄志明

郑荣传称,在账目上有关黄志明的娱乐开销也刻意以英文字母缩写–“V”或“Owen”来代表黄志明(Victor),意图掩人耳目,避免政府官员查出有关娱乐开销。

另一些谢信南为黄志明取的代称还包括“Michael”和“Wei Kia”(方言“矮仔”)。

在记录了开销后,通常这些娱乐活动收据都会被销毁。

销毁娱乐收据避追查

58岁的黄志明,被指控在2014年至2016年间,收受谢信南总值107千元的贿赂。其中半数是两人光顾卡拉OK酒廊和按摩院的花费。

在那两年期间,谢信南的公司,19-ANC19-NS2私人企业有限公司,都成功赢得市镇会价值数百万元的招标和工程。两家公司提供一般建筑、维修和装修服务。

在星期三的审讯,郑荣传则告诉法庭,账目上撰写“3700FV”,F代表花朵,V代表Victor,即黄志明,意即为黄志明情妇买花的开销。

“手抄账目”除了记录谢信南花在黄志明身上的汇款外,也记录公交公司其他不寻常账目,包括工资现金回扣、厂商现金回扣、为工人工资报假账、逃税和申请政府津贴而虚报交易额等等。

向客工追讨现金

例如,公司原本应支付聘请新客工的行政费、保证金和体检费用,但是公司却要客工自行承担,向他们索讨750元现金回扣。

为帮工人申请“S”准证,公司会虚报工人薪资,并要求他们将多处薪水以现金归还公司。

公司申报一名新加坡籍德士司机为19-NS2公司员工,但实际上她并没有在公司上班。公司为德士司机填补公积金,但司机则需以现金归还从公司领取的薪水。

郑荣传也揭露谢信南向多家厂商收取现金回扣。谢信南为了逃税或为了得到生产力及创新优惠(PIC)津贴,刻意调高交易额,但事后都会向厂商领回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