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照(图源:shutterstock.com)

15年前推出国际医疗计划 吸引外国病患来就医

卫生部刚在本周日,勒令本地三家公立医院,不得再透过中介招揽外国病患,使用公立医院的公共医疗服务。卫生部指责,这已违反公共医疗服务优先服务本国人的宗旨。一些医学界人士也狠批,中介介绍病患藉此赚佣金,已违反医疗伦理。

医疗旅游在近年来成为趋势,不仅本国在做,也面对区域其他国家如马来西亚的竞争。根据新加坡旅游局数据,在2012年我国医疗旅游收益达到11亿新元,2015年达到9亿9400元。

澳洲投资市场报告服务机构Urbis 预测,我国医疗旅游每年增长8.3巴仙,预计在今年可达17亿1000万元收入。

新加坡早在2003年,就由新加坡经济发展局、新加坡旅游局和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共同发起“新加坡国际医疗”计划,旨在把新加坡发展成亚洲主要医疗中心。

上述三个部门统筹委员会负责监督实施。其中,新加坡经济发展局的作用是促进投资和增强新加坡医疗产业的能力;新加坡旅游局的作用主要是市场推销,负责调查并加强外国病人的接送服务及开拓海外病人治疗安排的相关渠道。

当时,许文远刚接手卫生部,他在“新加坡国际医疗”推介礼上,在致词时就呼吁,应仿效”丰田汽车的经营理念“,把医疗服务分为两类,即提供可负担的大众化医疗服务,也针对有能力的医疗顾客提供增值服务。

2002年,有超过20万外国人来新就医。许文远认为,东南亚区域人口超过5亿,仅取其10巴仙,都是很可观的市场。更何况中国和印度中产阶级的崛起不容忽视。

”政府放眼在2012年,每年为100万外国病患服务。“他相信,透过培训优秀医疗人才,政府也致力生命科学研究,推动国际医疗有助为国人创造高薪工作。

坦言担忧公立医院人才被吸走

不过,他不否认卫生部也担忧,吸引外国病患来就医可能推高医疗成本,因为公立医院需要和私立医院竞争医疗人才。

许文远当时说,他在1978年投身卫生部服务,伊丽莎白医院刚开张,吸引许多外国病患特别是印尼人。然而,许多有经验医生和人才都出走到私立医院就职,中央医院人手几乎一夜间被掏空了部分。公立医院用了好几年时间重建地位,但是医疗人员薪资和成本已不可同日而语。

”我称之为医疗枢纽困境。打造医疗枢纽将带来助益,但同时也有一些头疼问题需解决。“

许文远称,自己在卫生部服务14年和贸易与工业部服务7载。他相信需解决医疗成本问题,例如仿效丰田汽车公司。”丰田到美国底特律学习造车技术,回到日本,以更廉宜价格造出价格大众负担得起的汽车。“

但与此同时,丰田也打造豪华汽车雷克萨斯(Lexus),为要求更高的客户服务。

相对之下,许文远有意把新加坡打造成”东方的梅奥诊所“,提供成本不过度高昂的优质医疗服务。他希望公立医院针对普通群众,而私立医院则为客户提供增值服务,提升本国的名声。

”各相关机构:卫生部、贸工部、经济发展局、国立大学、旅游局和国际企业发展局等,为打造区域医疗中心而努力。“许文远称,为实现这计划,我国也有许多优势,例如医疗人才济济、安全的血液供应、高效管理的医院等。同时,也注入许多心血进行医疗科研。

他说,特别是在心脏、眼睛和癌专科,数以万计中产阶层不远千里慕名而来、有者乘搭超过7小时的飞机,特地来我国接受治疗。”这意味着我们的医疗服务将忙得不可开交,但我们需要再进一步砍掉不必要成本、提高服务的可靠度,让患者更容易来此就诊。“

变相的医疗旅游

可见当初,政府看准医疗旅游能带来可观收入,加之本国的医疗服务区域首屈一指,确实更有优势发展此领域。但是发展医疗旅游是有代价的,这意味着把医疗商品化,给得出多少钱,就能享有哪些服务。

公立医院还得和私立医院抢人才,给的薪资不够高,医生就可能被私立医院挖走。从而,又增加了公立医院等营运开销。这点连前卫生部长许文远也不否认。

然而, 管理两家公立医院:中央医院和樟宜综合医院的新保集团,又岂有不解公立医院优先国人的道理,却涉嫌把公立医院的服务也一并市场化,乃至容许中介抽佣,来招揽更多外国病患前来?

相对的,本地病患要在公立医院等候就医,有者还要等超过24小时,从什么时候开始,有钱或没钱,也能影响你有在公立医院就医要等多久?如果病床有限、人手不足,何以不是加强公立医院接纳本地病患的容量,反之还招揽外国病患,占用原本可挪给国人的病床?

这再再显示,政府把医疗市场化考虑欠当,似乎本末倒置,理应优先改善国人的就医服务,反倒把医疗资源提供给付得起更多钱的外国病患。但是健康关乎人命,是否连贫富不均也要蔓延到医疗服务上,有钱的优先处理,但是低收入的国人却只有排队慢慢等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