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小贩也申诉富食客接手后运营成本增

2016年11月20日,环境局宣布委托职总富食客合作社,作为七座小贩中心的新管理代理。环境局根据观察,职总富食客自2014年来管理勿洛小贩中心“运作良好”,而作出以上决定。

目前,由职总富食客管理的七座小贩中心如下:

  1. 大巴窑大牌75
  2. 旧机场路小贩中心
  3. 黄埔通道第90座小贩中心
  4. 黄埔通道大牌91小贩中心和大牌92巴刹
  5. 义顺忠邦小贩中心
  6. 兀兰71通道第676A 座小贩中心(新)
  7. 巴西立中路小贩中心(新)

环境局指出,勿洛小贩针对富食客的管理、对小贩反映的回应、可负担食物价格和干净环境等事项,给与正面的反馈。

黄埔通道90座小贩中心  小贩运营开销增

近期有老顾客为旧机场路小贩打抱不平,非议社企管理模式。本社通信员也前往同样有职总富食客管理的黄埔通道小贩中心,了解当地小贩经营情况。

黄埔通道大牌92为干/湿货巴刹,大牌91小贩中心的小贩则从早上经营至下午三点。当地小贩向通信员反映,富食客的管理并未造成什么问题。

不过,黄埔通道90座的数名小贩则表示,运营开销却是增加了,特别是在收碗碟费事项上。

有别于其他小贩中心,当地小贩都要自己洗碗碟,顾客食用过的托盘和碗碟,则委托承包商回收。

小贩指出,前一任承包商的收碗碟收费如下:

  • 饮料档:300元
  • 面档:360元
  • 饭食档:390元

面档和饭食档收费不同,乃是因为饭食档的餐具碗碟稍多。

富食客接手后,委任的收碗碟公司则征收如下收费:

  • 饮料档:420元
  • 熟食档:470元

水果档小贩纳先生告知,在此地经营多年,和环境局都没什么问题。不过他抱怨为何现在的洗碗碟费比以前贵了,而且富食客委托的承包商效率欠佳。他也不解既然前任承包商收费较低,也做得很好,为何还要找其他公司接手。

“如果之前的300块就能做好工作,为何还要换新承包商,而且效率也没比之前更好?”

纳先生也提供照片给本社,展示一些碗碟摆在桌椅还未收拾:

他表示,虽然有把承包商的问题反映给环境局,但是后者仍然把事情转交给富食客处理,结果还是没解决到问题。

饮料档黄姓小贩解释,回收的餐具和托盘,会先集中在托盘回收站。但是清洁员工只能在忙完繁忙时段后,才有空把碗碟归还给小贩清洗。他说,有时杯子不够用了,只要自己来托盘回收站领回杯子。

他说,400-500元的收碗碟费还是合理的,只不过他不满有关承包商的工作表现欠佳。

外卖摊位也被征收洗碗碟费

糕点挡位的小贩则告知本社通信员,即便他出售的都是外带的糕点,也一样被要求缴付收碗碟费。在富食客接手前,他不需要缴付这费用。

管理层告知他所有摊位一律都得缴付,但他根本用不上收碗碟的服务,显示管理层缺乏弹性的处理手法。

小贩们指出,在繁忙的午餐时段,只有8名年长清洁员工收碗碟,他们无意指责和抱怨他们,而是把矛头指向管理层。相比之下,前任承包商的收费虽然较低,但是在繁忙时段却可投入12名员工收碗碟。

除此之外,鸡饭档主也反映,垃圾处理费在富食客接手后也增加近倍。她说她已年届六十,如果这里的管理没有改善,工作负担还是没减轻,她也只好归还挡位退休。她说许多小贩都是建国一代,小贩要付出劳力、长时间工作,假期也照做,对于吸引年轻人传承小贩事业,她表示有所保留。

纳先生表示,许多小贩都是长者且教育程度不高,但是他在签约时,只有五分钟过目,并没有在完全理解合约内容的情况下签字;至于要调整食物价格,也要问过富食客。黄姓饮食小贩就举例,其隔壁甜点摊要起一角钱,也遭富食客质问。

“小贩不会随便起价,不然会吓跑顾客。但是我们需要承担很多原材料的成本,更何况他只是起了一角钱!”

他补充,好比富食客起收碗盘费,又有没有征询小贩们同意?环境局除了卫生问题外,其他小贩课题似乎不太过问。

当通讯员询及环境局交由社会企业管理的看法,纳先生指出,交给企业管理,企业的运营怎能不赚钱?又怎么支付他的员工?

小贩们同声表达他们的隐忧,担心若富食客完全接管小贩中心,租金将进一步上扬,也认为管理权最好还是回归到环境局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