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裕尼-后港市镇会诉讼– 那些值得注意的事项

撰文:人权律师朱正熙

人民行动党委任的代理公司告知工人党:“同时为行动党市镇会和反对党市镇会服务,不利CPG公司业务。”

工人党市镇会诉讼官司,于上周五开打,涉及三名阿裕尼集选区的反对党议员。此案风险之高,若议员败诉可致破产,而失去议员资格。

诉讼简要:

此次涉及两件诉讼,

一,根据独立小组指示,由阿裕尼-后港市镇会提诉的668诉状;

二,巴西立-榜莪市镇会(PRPTC)提诉的716诉状

两个诉状指控辩方,必须对2011年5月至2015年11月期间,对第三方承包商的不当付款行为负起责任。

要点一:代理公司突然退出– “同时为行动党和反对党市镇会服务,不利代理公司业务”

据诉方说法,工人党议员和市议员的“原罪”,乃是在2011年大选后,起用新的管理代理公司FMSS管理阿裕尼-后港市镇会。

FM Solutions and Services(FMSS)原是工人党支持者,其幕后人员在2011年以前,管理后港单选区已有14年经验。

在工人党赢得阿裕尼选区前,人民行动党市镇会委任CPG Facilities Management(CPG)为管理代理公司。

据媒体报导,诉方律师尝试描绘,工人党市镇会不续聘CPG公司的举动,牺牲市镇会的利益而意图让FMSS从中获益,同时指FMSS的受委没经过公开招标。

至于辩方的开场陈词说的又是不同故事,孰是孰非,随着随诉讼进展讲变得有趣。

据辩方表示:“2011年5月底,CPG 公司告知工人党议员,CPG无意继续担任代理公司,因为同时服务行动党市镇会和反对党市镇会讲影响CPG的业务。”

如上述属实,工人党委任FMSS作为代理管理公司,实属实际考量。这将化解掉工人党市议员意图以居民血汗钱来让朋党获益的指控。

辩方的开场趁此也解释,根据国家发展部指示,行动党需在2011年8月1日前把市镇会交接于工人党。随着CPG已表明无意续约,市镇会必须在两个月内找到新的管理代理公司。

基于时间紧迫,没有足够时间公开招标,故此,才让FMSS获得一年的管理代理合约。

值得注意的是,第二年召开代理公司公开招标时,也只有FMSS投标。

要点二:行动党党资公司AIM,退出市镇会电子管理系统服务

除了CPG公司的退出,根据议员的说法,市镇会的运作也因为电子管理系统公司的退出,陷入困境。

有关市镇会电子管理系统,乃是由行动党所有的公司,Action Information Management(AIM),该公司三名董事都是前行动党议员。

那么,因为AIM的撤出,又增加了市镇会多少额外开销?

随着更多证人将在随后的审讯中供词,相信这将成为备受瞩目的关键要点。

我将为本周内一些重要法律课题撰文。有关此案的诉方完整陈词,可参阅:

https://www.todayonline.com/singapore/ahtc-trial-town-councillors-are-duty-bound-protect-public-monies-and-property-values-

https://www.straitstimes.com/politics/ahtc-trial-wp-mps-opted-to-appoint-fmss-instead-of-continuing-with-former-managing-agent

《联合早报》:工人党市镇会官司激烈开场



披露利益声明:我与林瑞莲律师曾共事,早前我曾代表阿裕尼-后港市镇会对代理公司的仲裁,不过本文所提有关诉讼摘要,乃从公开的法庭文件整理而成。

本文内容来源源自于与诉讼有关的公开文件,如媒体所报导的诉方开场陈词,有关陈词原件请点击此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