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投稿《早报》分享看病等太久经历 引网民热议吐苦水

经济学人智库评价我国拥有全球第二好医疗成效(healthcare outcome)、我国在世界卫生组织医疗系统排名全球第六、亚洲领先。但是拥有如此耀眼医疗成就的我国,普通民众到公立医院或诊所看诊,仍难免遇上“等久久”的经过。

名为林德花的《联合早报》读者投稿该报,在《医院浪费病人时间》一文分享自身到医院看诊,断续等了近七个小时。其他网民在脸书看到此文,也表示感同身受,踊跃分享等看病的经历。

该读者在文内表示,因担心视网膜问题,预约到蔡厝港综合诊所看诊。诊所医生转介他到国大医院或黄廷方综合医院看专科医生。由于自己住油池,就选择前往黄廷方综合医院。

拿到推荐信的林德花,在当天下午1时05分赶到医院,心里也清楚大概要等上个两三小时。下午三时问护士,说还要等一个多小时,他便去逛附近商场,直到四时许才见到一女医生。

“女医生问了几个问题,就说眼科部门要关门了,要我周一才来看医生。由于当天要上班,只好请医生再安排,她说可以等出勤医生回来,叫我5时30分再回头。”

从下午1时许等到4时许,才说眼科部门要关门来不及看诊,令他感到不满。林德花再到商场溜达,护士打来通知,要到晚上七时才有医生,无可奈何地他只能吃了晚餐继续等。

护士再打来,说医生到了医院,他赶到医院时是6时30分,护士还让他等,进到眼科部门时已接近八时,看诊后离开已是晚上8时30分左右。

他质问,不敢相信我国医院效率之差,浪费病人时间,究竟是院方还是医生的错?

网民也吐苦水分享“等候经”

不少网民见林德花诉苦,也大吐苦水自身在医院或诊所等久久的经历。James OnVacation表示本身因眼角膜上方破裂,在医院等了8、9个小时,被告知医生要六点下班后才过来看。

网民Gekeng Tay则分析,有时因为医生、护士和执行人员都不够,有时医生临时去动手术,他的病人转给别的医生,病患就要等很久了。专科预约时间少说也要等1个小时余。

Ly Yong则分享,做视网膜激光手术一会就好,但是等看医生就是“漫长的一天”。复诊等两小时,拿药、看医生、预约付费都得等。

民众吁改善公立医院和诊所看诊效率

可见,有好多民众曾在公立医院经历“漫长的一天”,也期许公立医疗设施能进一步改善效率。

我国在医疗护理的开支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6巴仙,经济学人智库评价我国拥有全球第二好医疗成效(healthcare outcome)、我国在世界卫生组织医疗系统排名全球第六。

2018年财政预算案,拨给卫生医疗领域的拨款达102亿元。我国固然有很好的医疗成效,但是若政府再投入多些资源,是否还能进一步改善现有不足?

我国一些医院也仰赖邻国的医生和护士,人手和人才问题也是隐忧。再者,医疗市场化也在侵蚀着原本为百姓服务的公家医院。例如早前卫生部勒令禁止国内三家公立医院,透过中介招揽外国病患生意。

过去,就有医界人士和社运分子,呼吁公立医院不要再分病床等级,因为A级病床往往让人数较少、能付出较多钱享用更好的服务者,如前来医疗旅游的病患享用。

结果就是,医院内也分出了层次鲜明的阶级之分。往往其他等级的病床使用率就居高不下。结果就是普通老百姓就诊“等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