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ousell平台截图

被物化的客工– 客工平权概念仍匮乏

日前,一家女佣代理公司SRC Recruitment LPP,因涉嫌透过网购网站推销女佣服务,被人力部提控144项控状。

这家公司和一名职员,透过网购网站Carousell推销女佣服务,人力部指责,此举已损害女佣尊严,将客工商品化。

在9月14日,该公司和职员,以maid.recruitment的用户名,在Carousell网站上载多名女佣头像和个人资料。

这些女佣来自印尼,新加入女佣被贴上”新鲜“标签,已找到雇主的女佣则列为”已售“。

人力部强调,把外籍劳工当成商品是不能接受的,也抵触了职业介绍所法令第11(1)(c)项,该条例阐明职业介绍所不应作出有损和贬低客户利益的行为。

简言之,客工委托职业介绍所协助寻找雇主,但却被当成商品贩售,矮化劳工的尊严。

该公司在广告也没有注明名字和注册号码,公司执照目前已被除名,有关职员也被撤销职业介绍所代理资格。该职员也面对99项控状。

这是一起单一的个案,但是也显见,可能社会上普遍对于客工平权的概念仍匮乏。

2017年12月,外籍劳工总数约为136万人,绝大多数从事“肮脏、劳累和危险”的3D职业,填补了劳力结构上的空缺。

然而,我国客工遭剥削问题一致存在,被招工代理征收昂贵中介费导致债务缠身、拖欠薪资、扣留护照甚至暴力和性侵事件,都是藏在新加坡经济繁荣的表象下。

而当面对雇主不公欺压时,由于人生地不熟,加之大多知识水平不高,求助无门,也不知如何保障自己的权益。如果没有非盈利客工组织出手相助,相信一些客工只好哑口吃黄莲,却无法声讨权益。

”隐形“的底层客工?

诚如美国著名记者芭芭拉恩里克,在《我在底层的生活》,记述那些在酒店进行清洁工作的妇女,坦言:”那些在酒店走动的上流人士,不会注意到我们的存在,我们似乎是隐形的!“

然而,他们同我们一样生而为人,惟社会一些看不见的歧视和偏见仍然存在。他们生活在我们周遭,确保我们的住家井井有条、把组屋一栋栋地盖起来、把街道打扫干净。但是我们对他们的生活、风俗、语言文化等,恐怕一无所知。

一些不合时宜的规定也有必要检讨,例如客工为了来工作必须付还高额介绍费、雇主开除员工无需理由等等,一些雇主甚至限制客工休假和自由等等,再再显示,我们距离真正做到先进而尊重各阶层权益的文明国度,仍有很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