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顾客为旧机场路小贩抱不平

一名常光顾旧机场路小贩中心的老顾客,在脸书上载贴文,表示自己和一名相熟小贩攀谈时,后者告知当前小贩面对的艰难处境。

名为Gary Ho的老顾客在得知职总富食客接管后,社会企业管理模式并没提升小贩的营生,甚至可能扼杀小贩文化,在帖文中他提到,一些老小贩可能不堪管理层强制规定长时间工作,可能就此结业,顾客们再也吃不到他们烹制的到底美食。

以下为Gary Ho英语原文大意:

“熟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有多爱旧机场路小贩中心!我把所有外国朋友都带到这里和牛车水市场。

昨日(22日)我到那里,一名相熟小贩告诉我近期的改革正扼杀小贩中心。职总富食客在接管小贩中心后,让小贩们签署以英语书写的可笑法律文件,而且也没有翻译内容给不谙英语的小贩。当小贩们问起内容写什么,这些人却回答“没什么啦”“签就对了”。小贩告诉我,职总富食客就好像请了一批“收数佬”来处理小贩事宜。

怎么可以没有翻译内容就让小贩们签字???

小贩也提到,他们必须缴交每年近100元保费,为摊位外的公共空间买保险。

为何要让小贩们为小贩中心投保?

之后,清洁费就从每月约300,飙涨至超过500元。我还小时着小贩就在这里营业了。他们见证清洁费从四元起到80元、100元、到300元,最后到现在超过500元。卖打包食物的摊位,其实根本没有什么碗碟好洗,之前的承包商也会通融为清洁费打折。但是当问到职总管理层是否能折扣,就音讯全无。

我理解成本已提高,但这是否是在牟利?如果之前的承包商收300元就做到,怎么还要起清洁费?

小贩们感谢美食家司徒国辉为小贩们的处境发声,但是自己的议员却保持沉默。在讨论小贩中心改革的会议上,在场的议员却什么也没说。你是民选的,怎么能保持沉默!

小贩要关档口休假,也要像管理层请假,否则会被惩罚。如果请假但有人顾档口,又不需通知管理层,所以要通知是你讲,不用通知也是由你讲。

不满强制拉长时间营业  老小贩恫言退休

更甚的是,新的合约也要求小贩必须营业更长时间。老小贩不愿遵守而抗议,表示如果强迫他们营业,宁可收档退休,因为如果某时段没顾客,开档有何意义?小贩在这里已经经营多年,了解这里的行情,定规则的管理层理应先咨询小贩们的意见。

小贩本来就是个人生意,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变成向职总富食客打工了?逼迫年迈的小贩拉长营业时间,就能带旺商机?

你说小贩中心很重要,但你所做得一切却使他们的营生更加艰难。很快一些小贩就会结业,那些美味、便宜的美食也会随他们而去。

真的很有问题。我写此长文是希望大家警惕现在发生的事,社会企业来势汹汹,这可不是假新闻。乘着那些小贩还在营业,我们最好多去光顾,不要将来错过了美食而向隅。”

林谋泉七天前到过旧机场路小贩中心

据了解,旧机场路小贩中心,属于蒙巴登选区,而蒙巴登的国会议员正是林谋泉

他在七天前才刚前往旧机场路小贩中心,出席慈善组织主办的空盘剩食运动。他在致词上,也针对早前延烧的裕廊西小贩中心回归托盘风波发表看法。

他认为,食客若能自己归还托盘,能减轻清洁工的工作。有关管理层有意透过奖励鼓励顾客归还托盘,但他认为仍需时间执行。

不过,不知林谋泉议员是否能见见旧机场路小贩中心的老小贩们?也聆听他们面对的困难?履行议员为民分忧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