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监督制衡机制 范国瀚质疑警方调查手法欠透明

被控违反《公共秩序法》的社运份子范国瀚质疑警方,特别是在盘问录供者套取消息和招供时,调查手法有欠透明。

在2016年11月,范国瀚举办“公民抗命及社会运动论坛”随后遭警方调查。他向警方索取口供备份,惟遭警方以口供属机密文件拒绝,为此范也拒绝在口供签字。

他表示,在昨日(10月2日)的法庭审讯,其律师询问其中一名负责调查的警官,是否认同,被告给口供和签口供,都应出于自愿、这名警官表示不同意。

“令人费解的是,她先是承认,向录供者施压,在违反他们意愿下签下口供,乃是合法的逼供手法。但随后她又自相矛盾,表示若某人不愿意,警方不应逼迫他签下文件。

或许她察觉到无意间她透露了警方的施压策略,才紧急补救自圆其说。”

被警方逼供、殴打  受害者惧举报

范国瀚活跃于移工权益领域,不违言一些移工曾反映被警方以强硬手段审问,在违反个人意愿下被逼签下口供。更糟的是,他们也无法索取口供备份。

“警方告知这些被审移工,如果他们不认罪或提出上诉,他们将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无限期逗留此地。

一名数年前涉嫌参与小印度骚乱的移工告诉我,他在审问过程中,被迫进行俯卧撑和深蹲。

2012年涉及新捷运罢工的司机称在拘留期间被殴打;还有一名斯里兰卡籍性工作者,被警方在一间寒冷房间殴打,逼迫她供出走私人口者的消息。”

范国瀚表示,由于受害者害怕被对付而不敢举报,致使这类冤情很少公诸于世。

欠监督制衡机制

他认为,当前缺乏一个专门研究警队失当行为的独立委员会,审讯室中也不设闭路电视,致使难以监督警方审讯期间的行为。

不仅是警队,范国瀚直言,许多很重要的国家机构,都缺乏透明。

”我们希望警方不会滥用权力,但迄今为止我们缺乏监督制衡的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