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贫民窟的一名小女孩背着幼童,前往福利组织Bahay Tuluyan的社区中心,领取每周发放的热食。(半岛新闻台Anne Bouleanu摄影)

经济增长下的菲律宾 孩童却在挨饿

新闻来源:半岛新闻台(Al Jazeera )作者Anne Bouleanu

菲律宾在去年的经济增长率达到7巴仙。马尼拉金融区的摩天大楼如雨后春笋林立,但是在这个国家最繁华的地方,距离数里之遥的却是马尼拉人口最稠密的贫民窟Tondo。

这里有小孩在垃圾堆中寻找还能烹煮的老鸡;许多生活在这里的家庭,以拾荒和回收变卖旧物来维持生活。

根据当地非政府组织Bahay Tuluyan副总监凯特琳谢丽(Catherine Scerri),孩童营养不良问题很严重,而且情况还在持续。

菲律宾超过33巴仙儿童患有营养不良和相关的并发症,如发育迟缓。这些孩子每天要面对三餐不继的现实。

政府热衷打击毒品

数据显示,发育迟缓和营养不良问题,使得菲律宾每年花费掉3千260亿比索(60亿美元)-占该国国民生产总值的三巴仙。然而, 政府和总统杜特蒂似乎更热衷于毒品战争。

人权观察组织估计,因打击毒品已经导致至少1万2千人丧命。而往往穷人备受针对。只要有摩多车声响呼啸,孩子们便恐惧四散,深怕警察可能会逮捕或杀死他们认识的亲友。

救助儿童会发现,整体亚洲营养不良情况下降,但是菲律宾的比率不降反升。Bahay Tuluyan则尝试援助饱受贩毒战争和饥饿之苦的孩童援助,例如提供膳食、请他们在非政府组织设施中洗澡,以及为面对困境的年轻人提供社会支援。

17岁的Gani Damil是直接的受害者。他已经多年没见到母亲、他的父亲和哥哥于两年前在毒品罪名下被拘禁。

改善营养不良不是政府主要议程

Bahay Tuluyan的移动食品小队找到他时,他正在街头游荡。至今,Gani都待在该组织的避难所,无家可归,前途茫茫。

全球营养改善联盟(GAIN)执行总监劳伦斯哈德指出,要减少营养不良问题,政府需要聚焦处理:健康、农业、教育、水源、环境卫生、女权、减少贫富不均等都要取得进展。

他坦言领袖的意愿至关重要,但是杜特蒂政府的有优先议程,但可惜解决营养问题不在首位。

在上个月底,杜特蒂在一次演讲中声称:“我做错什么?我偷钱了吗?偷了一比索?我起诉了哪些被我送进监狱的人?我唯一的错,就是允许法外处决。”

“然而,政府这种非法处决行为只会形成恐惧和寒蝉效应,抑制民间对政府政策的辩论,例如营养不良课题。”劳伦斯哈德这么表示。

虽然许多孩童面对饥饿危机,与此同时杜特蒂政府仍在投入资源吸引外资进驻。

保安把贫穷挡在金融区商场门外

在马卡蒂金融区,保安人员站在商场入口处检查行李箱,当然他们也有另一种功能–把贫穷挡在门外。

Bahay Tuluyan的谢丽说,这是公然的歧视,这些私人保安可以随意将“低端”客户赶出商场。在这个全球人口最密集的地方,原本的游乐场都变成了停车场,孩童根本无处可去。

菲律宾政府也耗巨资打造波尼法奥环球城– 一个集合大学、医院、有步行街和绿地的发展区,逃避马尼拉空气污染的奢华所在。

这里的环保摩天大楼由来自丹麦或美国的设计公司操刀,他们背后的投资者也是杜特蒂政府极力争取的。

在2018年首季,菲律宾引进220亿美元外资,比起2017年首季,飙升43.5巴仙。还有更多跨国企业有意在马尼拉设办公处或店面,例如汇丰银行、美国银行和德意志银行等金融机构。

但是,隔着摩天大楼几条街,赤脚孩子们在街上闲逛,向路人兜售糖果和小饰品,好赚多几个比索买晚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