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当拥屋成了信仰

撰文:Property Soul

翻译:北雁

我们的总理告诉我们,居者有其屋成了国家政策重要指标。

高达90巴仙的拥屋率显著地改善国人生活,让我们分享国家经济成长的果实,也有愿为之奋斗的家园。

我们的领袖还有必要一再强调,这个所有国人都有目共睹的事吗?

我们到底是在不满什么?

从上世纪50年代的拥挤贫民窟和简陋寮屋,发展至今我们已经拥有世界级水平的公共组屋。建屋发展局的组屋提供家户安稳的环境,营造促进团结的邻里氛围。

政府高度津贴公共组屋,我们可用公积金来偿还贷款、由市镇会管理组屋区。同时,还有选择性重建计划(SERS)和自愿提早重建计划(VERS)等协助为老组屋增值。

为什么国人还是对公共组屋诸多怨言呢?

为何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一句“不是所有组屋都能获选SERS计划”,惊醒许多组屋住户?

为什么那句“99年租赁组屋是自有产权,而不是租户”,仍让许多国人失望?因为黄循财显示所言,几乎粉碎了国人的房屋梦。

我们把所有希望放在公共组屋。视之为我们长久居住的家园、是会增值的最宝贵资产。

为了房子我们努力工作,薪水刚到就先付房贷,房子就像根情意结,把我们紧紧拴在这个小红点而不四海漂泊。

拥屋,几乎成了我们的国家信仰和教条。国人崇信只有房产才能为我们的财富保值。我们穷尽一生追求拥有自己的家园,并且用辛苦赚来的钱,换更舒适的房子。

可是,您现在却说,我们把所有信念投注于“自拥产权”,和其他资产一样也会贬值?

过去20年发生的金融危机告诉我们,在不景气时期房地产价格也会下跌。老龄化人口和老组屋之下,是否有足够需求来支撑老化组屋的价值?

在成熟经济下的住房高成本,也让我们怀疑是否把过多的退休金投入在房产中。

高度支持拥屋置产,拉高了百姓的期待。不幸的是,政府现在必须对房价高企等任何负面因素承担责任,在正面影响方面,鲜少获得赞许。

— Tan Jin Meng,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研究生

最火的房地产市场也会冷却

今年公布的UBS全球房地产泡沫指数,指出香港房产泡沫化的风险最高。普通受薪人士要工作22年,才有能力负担得起,购买60平方米(645平方英尺)的公寓首期付款。

怎样的房地产价格才算高?

香港住宅产业10年来飙升达165巴仙。新的发展项目开发200-300平方英尺的“微型单位”,所谓的买家可负担“超级价格”,也要以100-138万新元起跳。

过去三周,随着股价下滑,加之利率调升和贸易战升级,致使香港房地产市场低迷。

担忧房价暴跌,卖家不得不大幅降价,与上个月的峰值相比大幅削价达10-20巴仙,价格回落到2017年中期的水平。

买家则期待更进一步的售价乔正。新屋和二手屋市场的买卖记录都偏低,有分析人士估计两年后房价跌幅可达40巴仙。

至此,全球最贵的房地产市场终于冷却下来。

但那些刚把22年储蓄投注在头期买下新公寓、开始负担30年分期付款的买家怎么办?

如果知道价格会下降,没有人会买房产。但是那些138万新元决定买下香港薄扶林209平方英尺公寓的买家,肯定是最虔诚的拥屋派信徒。

近年,没有富爸妈的香港千禧一代,早已放弃房地产信仰。他们宁可把积蓄都花在环游世界、或迁移到拥有更多绿地的台湾,也不会在香港置产。

拥屋只是一种生活方式

拥屋算是亚洲的文化,结婚甚至与买房结合成为建立新家庭的传统。与此同时,欧洲人希望在生活方式、就业、迁居和财务上能有更多自由和弹性,宁可只租不买。

我在2015年的博文《该买还是租?》提到,这将是永无止境的辩论。终归是个人的选择,买还是租的权衡,取决于我们选择住在哪里、要住多久?

日本哲学家和心理学家岸见一郎,也是畅销书《被讨厌的勇气》作者,就在新书《幸福的勇气》提出对婚姻的尤其观点:婚姻不仅是选择您的终身伴侣,也关乎您选择何种生活方式。

“只要我们愿意相信婚姻,我们可以爱任何人,和谁结婚变得不那么重要。因为我们相信自己的命运。爱是信念和信任的行为。爱的勇气是幸福的勇气。”

就我而言,拥屋不仅是置产,也是您选择何种生活方式。

一旦您相信要置产、拥有自己的房子,买什么、什么时候买和房价多少都在其次。这不仅关乎您对公共组屋、执行共管公寓(EC)还是私人公寓的资产担当,也是对您选择的生活方式的承诺:

你相信要有瓦遮头,你有勇气为此在任何时候、付出任何代价。

岸见一郎说:“那些一直等待“对的人”,只不过是他们的想单身的借口,排除掉其他人成为其终身伴侣的机会。”

对于那些在租房子、告诉别人他还在等待理想房子的人,他们不会主动去找,因为他们仍享受租屋的生活方式。

好比相信世上究竟有没有鬼的信念,相对的,如果某人相信必须拥屋,就难以被租屋的好处说服;如果不相信置产,又怎能理解拥有自己家园的满足感?

坚定您的信仰

容许我再次重申,我在youtube频道所提,《对公共组屋议题的六点思考》:

“买或不买公共组屋,完全取决于您的选择,有别于国民服役或贡献公积金,这是非强制性的,您有选择权利。”

因为我们作为新加坡公民,不管我们是拥屋派还是租屋派的信徒,都是团结的国民、为实现国家幸福和进步而努力。

如果您和80巴仙大部分国民一样持有公共组屋,就得遵守它的游戏规则,必然有该或不该做的、必有其利弊和喜忧。

假设有天因为不可预测之事改变了您的想法,开始思考您的信仰,矛盾纠结打乱您内心的平静,不知何去何从,但记得拥屋就是一份信仰,当初您选择相信它、把他视为生活方式。如果已改变信念,就别再过问。

如果您认为租比购屋更划算,那就别买房。又或者您看到比公共组屋更好、更公平或更有能力负担的替代选项,那就勇往直前。

如果您认为把钱投资在自己的生意、或其他产业甚至在国外置产更合理,那就找你认为较合适的方式去做。

如果您没有很强的理由离开拥屋或租屋的教派;并没有更好的选择;不认为另一选项会改善现况;在仔细打量后认为无法负担脱离(拥屋/租屋)的代价,那么就坚守您的信仰,跟随和接受您的命运。

谨记,拥屋不仅是新加坡的国家政策,他还是官方宗教、我们在这小岛坚守的神圣信念。有多少人能负担得起不遵循之?

注:作者言论不代表本社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