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人民海啸的预兆?

为了应付工人党市镇会诉讼的费用和可能的赔款,工人党三名领袖:前党魁刘程强、主席林瑞莲和秘书长毕丹星,在本月24日公开向公众募捐。

仅短短四日,截至27日,就募得107万6170元的捐款总额,共6千155各个人或团体踊跃参与捐款。这几乎等同,平均一天就募得25万,而且大多还是来自普通民众和支持者的捐款。

毕丹星在个人脸书感谢各界的支持,也通知民众募捐总数已足够,呼吁大家停止捐款,并表示稍后将为大家更新有关捐款用途的资讯。

“经济援助固然重要,但是大家在精神上的支持,却是无可衡量的。”

权且不论诉讼结果为何,惟三名领袖适时喊停募款,并未挟持民意对百姓予取予求,也清楚表明捐款的目的。至少在募捐这件事,对百姓有个清楚交代。

四天就募得100万元,是个什么概念?许多工人党支持者都来自草根阶层,也有自己的生活开支要负担,但还是有很多人义无反顾捐款,显示他们心中对三名领袖的信任。

但在这背后,如果领袖自身没有扎实的群众基础,如果没有用多年耕耘社区、服务选民的经历;如果当了国会议员只是坐在国会当“Yes Man”,白领薪水不为民发声,民众会愿意支持这样的领袖吗?

三名工人党领袖打官司,没有动用党资金,也没有使用公款,先是自掏腰包募款,实在不够,只好向民众募捐。筹款数目够了,就停止。也许还有更多民众愿意捐款?我们不得而知,但从此事来看,却似乎能看到,民众展现对反对党的支持,以及对反对党长期遭打压的状态感到不满。

古语言:擒贼先擒王,要瓦解一个组织,就的先把带头的砍下马。表面上,看起来这是两个市镇会,对三名领袖和市镇会理事追讨欠款,但其中一名控方律师文达星,却是行动党前议员,也是已故李光耀和李显龙御用王牌律师。鉴于被告都是政党人物,但是有亲执政党背景之嫌的文达星却未避嫌,肩担控方职务,在诉讼审讯期间也咄咄逼人。虽然无法干涉,但是坊间却对此次审讯的质疑却是存在的。

有些民众刚拿到300元的国家花红,就立马捐款给三领袖;他们原可用这些钱补贴高昂的水电费。假设我国执政党领袖也搞捐款,会有人相信吗?会有民间支持吗?

邻国马来西亚反对党,没有任何拨款,党的运作或任何活动,全靠民间支持。我国反对党在威权体制下,在恶法、社会操控和媒体等层次面面几乎都掌控在无所不包的当权者手中,反对党几乎是在夹缝求存。没有资源、没有可寻租的关系,想升官发财的人肯定不削加入反对党斗争。

但是,民间的支持,并不代表反对党领袖就是圣人,民间对反对党的支持度,几乎也成了对执政党施政满意度的指标。

民间越发支持反对党,不全然是他们比执政党好,而是对执政党无法解决人民切身问题、草根群众的问题越发尖锐,问题累积久而久之,执政者仍视而不见、自我感觉良好,涓涓细流也会汇集成人民海啸,吞噬掉执政者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