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家司徒国辉呼吁公共小贩中心应由环境局全权管理,并有必要考量如何更好维护本土美食文化的存续。(图源:“食尊”网站)

社企处处收费小贩开销重 食评家致函部长抱不平

早前,环境与水源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在国会指出,环境局将要求社会企业运营小贩中心,成本和收费需透明化,任何额外收费也需获得环境局批准,确保小贩中心的租金可负担得起。

对此,本地知名食评家司徒国辉再次于“食尊”网站,致部长许连碹公开信,呼吁国家环境局接管小贩中心,以维持小贩低营运成本,才能让消费者享用价格廉宜美食。

(转载自”食尊”网站)

致部长许连碹博士的公开信

请维护公共小贩中心

感谢您着手探讨社会企业小贩中心所施行的不公平措施,要求这些社企把附加费用透明化和非强制收费。不过请容许我分享我的意见,此事不仅关乎收费透明化,公共小贩中心总体运营开销过高更应关注。

您说社企小贩中心的租金和开销媲美其他私人食阁,但我认为,如果再拿百余家环境局小贩中心和咖啡店(其中有好些已由职总富食客营运)相对比,差异九十分明显。作为私营企业,私人食阁有权征收他们认为适合的收费。

原本我以为东部地区的小贩遇到的合约条款是最糟的,直到有位来自社企小贩中心的小贩,和我分享他们的困境,那才是糟糕透顶。

直到下个租户签约为止,租金照付

这小贩在一家本地知名连锁食阁管理的社企小贩中心,经营面谈。一年后,由于客流量走下坡生意难以维续,这名小贩决定放弃每月4千元营销(包括基本租金和比租金超过一倍的服务费)的面摊。

令我惊异的是,他们还得继续付还最低两千元的租金至合约期限终止,或者直到新租户接手。(管理层的条款参考下图)

这位小贩较后转移到位于住宅区的私人咖啡店经营,租金和运营费相同,但是却又较高客流量。但与此同时,他们还得缴付先前社企小贩中心的违约“惩罚”租金。

“他们只是为养活家人的创业小贩,以为能够在社会企业管理模式下的公共小贩中心得到帮助。结果根本不是这样。”

即使小贩想放弃续租,管理层仍指出,根据合约小贩需继续付还至少两千元的租金,直到合约期限结束或新租户接手为止。(图源:”食尊“网站)

为每个送还餐盘承担两角钱

社企小贩中心也规定,顾客每送还一个托盘可得两角钱奖励。讽刺的是,小贩却得承担这笔费用。我发现小贩承担奖励顾客送还托盘的费用可高达每月400-800元,比清洁和保养费还来得高。

顾客每送还一托盘可获两角钱奖励,但是这笔费用却要由小贩承担。(图源::”食尊“网站)

具约束力可随时提高费用

更甚的是,管理层对小贩发出由专业和独立律师撰写的合约条款更新,合约起草费用也要向小贩们征收,荒谬之极。在市场惯例,产业主都不会在标准合约上向租户征收费用。还有更糟的,还有条款允许管理层可随时通知起租金和服务费,而且是有约束力的。

就连律师费也要小贩支付。(图源:”食尊“网站)

环境局,请收回公共小贩中心管理权

我建议环境局考虑收回公共小贩中心的管理权。这些社会企业终归是私人企业,尽管已尽最大努力,但是他们对如何使公众满意仍不够细心和缺乏理解。

新加坡有三万注册街头美食小贩,但只有6千家在114个公共小贩中心营业。我呼吁环境局像往常一样管理这6千小贩,低调而有效、用市场竞标价格且最小化对服务和管理的管制。环境局肩负公共服务义务,但私人企业没有。

114家公共小贩中心是为了人民创立、由人民驱动的,形成其他2万4千家私人食摊仿效的伟大在地文化, 就连我们的总理李显龙也认为值得向联合国文教科组织申遗。

在私人咖啡店、食阁、商场和食堂等,谋利的私人运营商可以透过买卖方同意的合约,正当地推行他们的租赁和运营模式,但是不要让他们插手公共小贩中心。我们有必要让小贩们保持较低的经营开销,小贩才能提供价格较廉宜的食物给低收入消费者,与此同时,保护这美食遗产,鼓励更多新小贩的崛起和传承。

这是非营利的运营

如果环境局仍执意让私人企业经营社企小贩中心,那么请让公共公独立小组,监督他们是否履行承诺,协助促进小贩饮食文化、确保它可负担也能永续经营传承下代。这应是在非盈利模式下运行的。

我也建议有关小贩亲自写信给部长您,反映他们的困境,把这些问题考量在内,以便将来能为公共小贩中心拟定更好的政策。

感谢您拨冗聆听我对国家美食遗产的关注。如果您需要,我很乐意提供更多的意见。

司徒国辉

食尊创办人  敬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