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俭伟澄清《海时》有关一马公司案的报导内容。

潘俭伟批《海时》对一马公司案报导有误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政治秘书暨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针对《海峡时报》在一马公司弊案报导上,连续出现报导失误,感到惊讶和错愕。

他指出,翻阅两篇《海时》的报导,内容令人感到费解,“他们似乎无法釐清一马公司案的基本事实。”

《海时》在本月7日报导

马国在10月中需支付阿布扎比巨额债务利息,使仍在收拾一马公司烂摊子的新政府,面对严峻经济挑战。

报导中也揭示,希盟政府在执政后,为处理一马公司弊案面对一连串问题,包括需在10月支付到期的5千030万美元一马公司债务利息。

这是危险的先例,因为其他债主也可能成绩要求马国偿还债务。

不违约欠款  惟对付涉欺诈政府者

对此,潘俭伟特别向马国Astro Awani新闻平台发文告,釐清《海时》的报导内容。

他在文告中解释,10月份的利息支付,肯定不是政府第一次面对一马公司债券。今年5月31日,财政部长林冠英宣布“迫不得已”签署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担保”一马公司债券,而需支付1亿4375万令吉的利息。那么《海峡时报》所谓“危险先例”所指为何?

“是的,我们没有选择,只能履行财政部之前为IPIC担保债券的承诺,否则将对其他借款形成违约和降级。然而,支付上述款项,并不代表我们认同那些欺骗一马公司和政府的人。”

他说,首相和财政部长已强调,马国政府会对违法者提出法律诉讼。

潘俭伟也质问,报导中谁是那两位直接向敦马汇报一马公司事宜的神秘资深官员?谁说马国政府可能违背利息支付?他直言《海峡时报》报导有误,因为财政部已授权支付10月份的利息。

马国财政部并没发文告反驳《海时》,然而,该报在10月14日,又刊出标题为《一马公司对阿布扎比债务激增》(Malaysia’s 1MDB debt to Abu Dhabi may have ballooned)、同一作者撰写的报导。

“报道称,在IPIC对伦敦证券交易所提交的报告中,有关债券承诺在加入利息前,已高达68亿9000万美元,比希盟政府已知阿布扎比债务多处超过一倍。”

潘俭伟说,对此他还反复检查IPIC对伦敦证券交易所的报告。

阿布扎比公司公布,IPIC的68亿9000万美元债务担保额,将由母公司Mudabala Development Company PJSC承担。报告也披露,IPIC为两笔一马公司债券提供“担保义务”金额为35亿美元,也将由Mudabala承担。

其中,并没有指明一马公司欠IPIC 或Mudabala债务为68亿9000万美元。

应向马财政部求证

“故此,我对《海时》的报导水平感到惊讶,记者和编辑对IPIC的法律财务报告的理解不足。他们至少应该咨询法律或金融界专才,或者直接联系马来西亚财政部求证。”

潘俭伟表示,令他感到好奇的是,这不是《海时》第一次出现错误报导。《海时》曾在今年4月28日,撰写《马国人急于摆脱一马公司丑闻》一文;2017年5月9日,报导“纳吉与大连万达(Dalian Wanda)集团达成协议,出售大马城”,事实上双方根本没有签署任何协议。

他补充,《海时》于2017年4月曾报导,一马公司与IPIC签署和解协议,支付后者“大部分来自一马公司子公司Brazen Sky出售基金单位,给未公开买家的资金”。但事实证明那根本是无稽之谈,Brazen Sky的基金单位,不过是欺诈投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