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与发展部长反驳乐施会公布的指数,认为我国对改善民众生活水平“已见成效”。(图源:取自李智陞脸书)

李智陞反驳乐施会贫富不均指数 指政府政策“已见成效”

昨日,乐施会公布的全球各国缩小贫富不均指数,在157国中,新加坡位列149位,排行倒数第九。不过,我国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李智陞对此作出回应,我国国民拥屋率高、医疗成效领先全球,说明政策是否见效,比国家拨款多少在社会开支更重要。

他认为,应该注重政府政策是否让人民取得实质受惠,例如良好健康、教育、就业和居住权,而不是去“满足一堆指标。”

乐施会的报告指出,新加坡是世界上最富有国家之一,但排名倒数第九,其便于避税的措施乃是部分因素。再者没有定制最低薪资,保障劳工权益不力。对于社会开支仍相对很低- 只有39巴仙花在教育、医疗和社会保障上,不如南韩和泰国,一半开支都花在这三个项目。

对于乐施会的排名,李智陞反驳说,新加坡享有高拥屋率、医疗服务领先全球、学生表现排名佳等例子,说明所推行的政策已取得成效。

”以低税、低支出就能见成效“

“再者,相比其他经济体,”本地低收入和中位数收入家庭过去10年的收入增长是最快的。“他补充,对比大部分国家,仅以最低税率和较低支出,就能达到成效,才是新加坡的成就。

乐施会指出,我国在医疗上的开支仅占国内生产总值4.6巴仙。但是李智陞引述经济学人智囊单位(EIU)评价的医疗成效排行榜,我国位居全球第二、世界卫生组织医疗系统位列全球第六。

李智陞甚至言道,新加坡人普遍承担的所得税偏低,几乎一半人口不缴任何所得税,但是这些群体却能从政府获得高素质基础建设和较多社会援助。

他也指出,新加坡15岁学生在国际学生评估项目(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简称PISA),数学、科学和阅读都名列第一,本地最贫穷家庭学生优于表现其他经合组织(OECD)国家。

“本地低薪工友获辅助”

针对我国未落实最低薪金制的批评,李智陞则搬出政府对底薪工友的薪金辅助政策、提升员工技能,也为部分低薪行业实施渐进式薪金制度。

他也说:“我们的施政旨在为人民取得实质成果,包括良好的健康、教育、就业和住屋,而不是为满足一堆追求意识形态的指标。”

乐施会吁狮城正视“避税港”问题

简言之,李智陞认为,现在行动党政府已经对人民“仁至义尽”,用简单的指标来衡量我国政策“有欠公平”,认为拿出实际成果比起追求简化的指标更重要。

不过,乐施会在报告中,还指出我国应终止宽容富人的税政。新加坡增加个人所得税达2巴仙,但是对于收入最多者的最高征税率仍维持22巴仙。再者,一些不利措施也导致一些大企业,在我国可以在海外避开数十亿元的税收。

乐施会建议,我国理应在解决国内和全球聘雇不均,发挥更重要作用,包括改善劳工权益,制定反歧视法令和增加家庭收入。

不过,以上这些李智陞似乎都没有正面回答。对于所谓“成效”,也说得模糊不清。对他而言,或许现有医疗、劳工、教育和生活成本,普通民众似乎已很满意?例如健保政策、社会援助的审核,是否都能让需要的民众受惠?

撇开贫富鸿沟,新加坡似乎是“近乎完美”的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