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时报》在另一则报导,描述清洁工和保安的渐进式薪资制。

最低薪资导致就业率低?梁实轩:忽略了雇员人数统计

昨日,我国人力部长杨莉明声称,为解决社会不平等而推行最低工资,最终将导致就业率低、员工转向非法工作的问题。

社会不平等现象的其中一个忧虑是,大多数弱势群体会集中在较贫困的家庭。为此,有人建议推行最低工资制度,帮助这些员工走出贫困。

不过,杨莉明认为,这个制度可能迫使雇主支付一些劳工超出市场价格的工资,导致低薪员工必须缴付更高的税务。

她说:“不是所有的雇主愿意花这些钱雇用员工,这可能降低就业率。为保住工作,一些工友可能选择低于最低薪金的非法工作,而这可能使他们更加脆弱。”

杨莉明说,政府选择推行就业入息补助等计划,效果类似最低工资,不过这笔费用由政府承担,因此降低了失业和非法就业的风险。

职总秘书长黄志明则强调最低薪资制有利弊,可能无法达到雇主的生产需求,员工也可能无法获得加薪。

他不忘为现有渐进式薪金制(progressive wage)背书,认为这有助员工在提升技能和生产力后,逐渐获得升迁和加薪的模式,比制定最低工资来得好。

梁实轩:约15万雇员薪资少过千元

金融服务专业协会前主席暨时评人梁实轩,则针对《海峡时报》一篇比较最低薪资和渐进式薪资制度的文章作出回应,指出大家在比较两个制度的论述中,似乎忽略掉了重要的数据。

他在博文中指出,根据2017年人力资源统计,国内有15万7500雇员(包括公积金会员)的薪资少过1千元。

如果扣除了存入公积金的20巴仙工资,这些雇员可以使用的收入,不就只剩下不到800元了吗?

再者,有58万7200雇员的工资少过2千元,在扣除了公积金后,每月可使用的所得仅剩1600元。

截至2017年6月,有88万6300人,或39巴仙投入劳动市场的居民,或者意味着10位居民中,有四人月入薪资少过2500元。

试想想在扣除了公积金后,他们每月能够使用的收入,再应付每月固定开销后,实际所剩无几,甚至无法储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