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党市镇会风波进展

(本文将随案件进展更新)

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在105日开审,工人党前秘书长刘程强、主席林瑞莲和秘书长,和另外五名答辩人:阿裕尼集选区议员陈硕茂和莫哈末费沙、市镇会理事蔡誌泓和符策涫,被指违反受托和失责,被要求赔偿3370万损失款项。

此事可从工人党在2011年大选,赢得阿裕尼选区说起。在工人党赢得阿裕尼选区前,人民行动党管理的市镇会,原委任CPG Facilities Management(CPG)为管理代理公司。

在此案中,诉方律师曾描绘,工人党市镇会不续聘CPG公司的举动,牺牲市镇会的利益而意图让FMSS从中获益,同时指FMSS的受委没经过公开招标。

CPG有意终止服务

但是,辩方则指出,2011年5月底,CPG 公司告知工人党议员,CPG无意继续担任代理公司,因为同时服务行动党市镇会和反对党市镇会讲影响CPG的业务。

在辩方开场陈词也解释,根据国家发展部指示,行动党需在2011年8月1日前把市镇会交接于工人党。随着CPG已表明无意续约,市镇会必须在两个月内找到新的管理代理公司。

除了CPG公司的退出,根据议员的说法,市镇会的运作也因为电子管理系统公司的退出,陷入困境。

行动党AIM公司终止服务,市镇会管理系统险瘫痪

有关市镇会电子管理系统,乃是由行动党所有的公司,Action Information Management(AIM),该公司三名董事:刘炳森、周亨增和詹达斯,都是行动党前议员。刘炳森曾任行动党执行理事,而周亨增曾任国会副议长(2002-2006年)。就连公司注册地址,都直接沿用人民行动党总部的地址。

*点击此处查看刘炳森周亨增詹达斯的个人档案

新加坡会计与企业管理局(ACRA)的公司资料显示,刘炳森、詹达斯和周亨增,都是AIM公司董事。

2011年6月22日,AIM致函阿裕尼市镇会主席,指出有意终结对阿裕尼市镇会的服务,并从2011年8月日生效。

信函指出,AIM将“终止让阿裕尼市镇会继续使用其知识产权和应用软件”

刘程强:担心出问题,临时成立FMSS接管

工人党前秘书长刘程强,鉴于1991年接手后港市镇会,也曾遭前管理代理终止服务、必须临急重建办公室的经验,感叹“反对党选区只能靠自己”。

他请该党支持者已故卢仲明和侯文芳夫妇,在大选后几天(2011年5月15日)成立了FM Solution Services(FMSS),获临时合约接管管理代理服务。据了解,他们在2011年以前,管理后港单选区已有14年经验。

不过,并没有公开招标,工人党给出的理由是,当时CPG临时才通知要取消服务,时间仓促下无法展开招标,只得暂时委任FMSS一年。不过与此同时,侯文芳也是市镇会总经理兼副秘书,卢仲明则是副秘书。

此外,随着AIM宣布终止服务,该市镇会也被迫在两个月内开发自己的电子管理系统。

2012年:

市镇会召开代理公司公开招标时,也只有FMSS投标。

2013年:

工人党在补选中赢得榜鹅东单选区(Punggol East),组成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AHPETC),以管理三个选区设施。

许文远承认行动党成立AIM,惟未涉违法交易

时任国家发展部长许文远认为,市镇会的成立,原本就是”为达到政治目的“。市镇会不是新加坡公共服务的一部分,因此不受公共服务条例管制。它们受市镇会法令管制。(2013年5月14日,《联合早报》

因阿裕尼-后港市镇会交接,引发电脑管理系统产权争议,在工人党议员毕丹星追问下,许文远在国会首次承认,AIM是行动党唯一成立的公司,惟”不禁止市镇会与同政党有关系的个人或组织进行交易。“

国家发展部在总理指示下对AIM的有关交易和市镇会管理进行了近4个月的检讨,总结交易并不违法,过程也没滥用公款或导致公款流失。

2015年:

3月21日:国家发展部委任独立会计师审查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支出。

9月1日: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准时提交2014/2015财政年度财务和审计报告。市镇会原主席林瑞莲称,市镇会虽出现年度亏损,但纳入国家发展部未发放的720万元津贴,仍有170万元盈余。

2016年:

成立独立小组调查KPMG审计报告

10月:毕马威(KPMG)独立审计报告出炉,指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的一些付款“不恰当”,让公款可能被不当使用。

2017年:

217日:时任市镇会主席毕丹星指出,“鉴于市镇会遥远与审计小组,对于审计报告关键事项有不同看法,市镇会认为,指定一独立小组进行调查,以保障市镇会和居民的利益。”在咨询了建屋发展局后,根据《市镇会法》322)项,委任了三名知名人士:主席Philip JeyaretnamN Sreenivasan SC毕马威会计事务所执行合伙人Ong Pang Thye,成立独立小组,审核上述审计报告。

7月:代表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的独立小组,向新加坡高庭起诉三名工人党议员、两名市议员涉嫌违反信托,要求他们为3千370万元损失款项作交代;两个月后,巴西立-榜鹅市镇会也对刘程强等人发起法律行动。

2018年:

10月5日:

为期23天的诉讼官司来开帷幕。根据独立小组指示,阿裕尼-后港市镇会(AHTC)和巴西立-榜鹅市镇会(PRPTC),提诉工人党三名议员等市镇会理事,必须对2011年5月至2015年11月期间,对第三方承包商的不当付款行为负起责任。

两市镇会对刘程强等人,提出八大指控:

一,FMSS负责人侯文芳和已故卢仲明,在市镇会也担高职,引发利益冲突之嫌;

二,未招标就委任FMSS

三、FMSS在2011年6月日开始服务,但是直到8月4日才在会议上获决议委任。惟会议记录中,却未提及FMSS为侯文芳与卢仲明所有。

四,聘FMSS,比CPG的服务贵了51万元

五,FMSS管理存在纰漏,毕马威审计报告指赋予太高财务责任予侯文芳和卢仲明。

六,毕马威审计报告指,在3千371万元付款中,有至少151万元不妥,必须为市镇会索回至少62万元。PRPTC指AHPETC,在2015年11月为22张文件不完整发票,付款53万6059元。

七,市镇会被指缺乏透明度、未客观评估FMSS和FMSI所提供服务。

八,FMSS在2011年7月15日正式受委为管理代理,但项目意向书(letter of intent)还没有签批,FMSS就在6月30日开出发票,向市镇会报销6月1日至30日整一个月、总额9万2千元的薪资。

诉方指侯文芳和卢仲明即是管理代理,在市镇会又有要职,引发“利益冲突”之嫌;林瑞莲则在宣誓书中提到,在2011年5月14日,曾就利益冲突的疑虑询问侯文芳,后者指“惹兰勿刹市镇会现任总经理也是侯的讲师,这是行业惯例。”

巴西立-榜莪市镇会代表律师文达星,则批评FMSS缺乏经验、没几个员工,根本是“空壳”,但阿裕尼-后港市镇会仍委任之为管理代理,还贴钱资助该公司来为市镇会服务。

高庭法官Kannan Ramesh用首日聆听四个律师团队的开庭陈词,在下周一(10月8日)才传召首名诉方证人。

工人党另开设脸书专页“秉诚行事”(in good faith),为民众和支持者更新诉讼进展。

10月8日:

诉方完成开庭陈词,即传召首位证人–毕马威(KPMG)新加坡会

毕马威合伙人Owen Hawkes受传召供证。(图源:毕马威)

计事务所合伙人Owen Hawkes。Hawkes在宣誓书上,提呈刘程强、林瑞莲和毕丹星之间的电邮往来。

其中,在2011年7月13日,刘程强发给林瑞莲的电邮,认为居民对于委任哪家管理代理不感兴趣,只要秉持诚信,就无需避嫌。

侯文芳是市镇会总经理,但是市镇会还是把合约颁给其丈夫,看似有利益冲突,也引起历史担忧,但刘程强仍决定这么做,”避免接下来纪念因担心有人困电梯无法获救,不能安然入睡。“

10月9日:

辩方:行动党市镇会也涉利益冲突

辩方CR拉惹高级律师提出,阿裕尼市镇会在行动党管理期间,原代理公司CPG的董事经理蔡隆川,同时也是市镇会总经理兼秘书,根据2009年文件,蔡隆川还拥有CPG母公司Downer EDI有限公司股份。

至于毕马威会计事务所合伙人Owen Hawkes,表示不知道蔡隆川拥有CPG母公司的股份,惟指出”利益冲突不是二元对立的情况,而关乎程度问题“,他举例,某人拥有5巴仙股份,比起拥有100巴仙股份者,利益冲突较小。

他指出,利益冲突情况较严重,就需严格管制。

10月10日:

CR 拉惹揭露,早在五年前,时任国家发展部长许文远曾表明,只要依循市镇会法,市镇会可灵活决定,是否公开招标管理代理公司。当时许文远称,政府虽不插手市镇会委任代理公司,惟需确保每项交易处理得当、维护公众利益。

他补充,时任阿裕尼-后港市镇会主席的林瑞莲,正是行使此市镇会规章,直接委任FMSS成为该市镇会管理代理,2011年大选后,行动党从工人党手上接管波东巴西市镇会时,也透过免除招标委任EM Services为管理代理。

针对诉方指阿裕尼-后港市镇会,委任FMSS为管理代理公司,比起CPG还要多花51万新元,代表FMSS负责人侯文芳夫妻的辩护律师Leslie Netto指出,其中9万乃是为了吸纳原后港员工而支付的薪资。

对于辩方提及“人的因素”,Hawkes指出,从人的角度可以理解,这是避免原任员工丢饭碗,但如果FMSS有这层考量,市镇会理应在委任FMSS的条款上写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