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劳动市场,女佣有选择雇主的权利

《联合晚报》于本月16日报导,一名菲律宾籍女佣, 受聘为居住在四层楼排屋的家庭帮佣,不过仅做了十天,就对雇主说家太大做不下去而离职。

报导中指,当初花了2048元,通过力业女佣集团,聘请来自菲律宾的詹尼伦(29岁)。詹尼伦在9月1日报到,雇主也支付了首三个月、共1760元的薪水给女佣。

雇主卓太太强调,他们在两个月前搬进杨厝港一带乐舍山道(Luxus Hill Avenue)的四层楼排屋。女佣过来前,也已说明家有四层楼,还有一位88岁高龄母亲,但母亲身体健朗,女佣只是帮忙做家务和煮饭。

卓太太声称未亏待女佣,女佣每天凌晨6点起床,工作至晚上8点多就可回房睡觉,也没有限制女佣使用手机。

晚上10点叫女佣洗衣服

但是,9月10日晚上10时许,卓太太见丈夫出外打球回来,身上衣服流汗湿透,就叫醒女佣帮忙洗衣服。后来,她发现女佣呆站在洗衣机旁,申请委屈,一问之下对方说不想做下去。

卓太太表示对女佣表现满意,建议她多待一个月,双方可利用这段时期互相适应,无奈女佣坚持要走。

“我不想逼她,隔天就带她回去找中介,她跟中介说要离开的原因,竟然是因为我家太大。”

中介在扣除女佣10日薪资后,把预支给女佣詹尼伦的薪水退还给卓太太。

但是,卓太太称中介拒绝将2048元的服务和杂项费全额退还给她,只退回其中的500元。“明明是女佣自己说要走,我竟然得白白损失千多元。”

力业称已向雇主解释合约条款

力业(Nation)女佣集团,则在新闻见报隔日在脸书贴文,指出有关外籍女佣已找到新雇主,也解释该公司的服务合约(SA)是对顾客透明的, 在签约前会向客户解释合约中的条款,包括退款和更换女佣政策。

“有关雇主已同意条款,但是却要求在服务合约以外的全额退款。”力业也声称有提供替代方案,不过遭雇主婉拒。

虽然雇主声称无法索回已缴交的中介服务费和杂费,但是大多数网民在议论此事,则点出雇主本身似乎在女佣8点休息后,还让他去洗衣服。

每周6天、一天13小时打理四层楼住家

女佣詹尼伦从凌晨6时起床,假设一番梳洗和吃早餐后就开始工作,也就是他从早上7时一直工作到晚上8时才休息。照此看来,女佣一整天足足工作了13个小时,而且还要一人承担整座四层楼住宅的打扫、清理等工作。

英文社交媒体reddit的读者也关注此事,有网民就指出:

“从报导的角度来看,雇主似乎因为女佣突然离职,而蒙受损失。从标题来看,就好像在说是女佣嫌屋子太大工作太多而离开。但再阅读内文,我们才知道原来事实是女佣的工时很长。”

雇主预支给女佣的三个月薪水为1760元,等同女佣每月薪资才587元,但是每周却要工作6天、每日13小时,面对的是四层楼住家的帮佣工作。也有网民就质疑,如果住家空间够大,是否还应该再添加人手才比较合理?

网民Reddit-loves-Me则认为,或许女佣对工作负担感到压力,而雇主在他休息后还叫他去洗衣服,成为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衣服不能留到明天女佣工作开始才洗吗?雇主事先有告知女佣住家很大,是对的,但是女佣和其他同事领的薪资一样,所作的清洁工作却比一般人还要多。雇主似乎没有留意到,在员工已经忙了一整天,还唤醒她去做一些琐碎工作有欠妥当。”

不过,他也声明,他只是根据媒体的报导,对此事提出看法,至于雇主和女佣双方是否还另有隐情,则不得而知。

不过,终归而言,我们在劳动市场,也会去判断工作内容和条件,是否符合自己满意的薪资或福利,才决定是否接下工作。

女佣对工作做出了选择

更何况,通常女佣工作一年,首一个月薪资是用来缴交中介费的。他们在家乡也有家人子女要养,有工作绝不会百般推辞。如果失去工作,既要交中介费,家乡的家人在等着寄钱,对女佣来说更是莫大的压力。

故此,女佣突然想换工作,或许有原因,但她也应有权利这么做。然而,现今人力部并没有规范女佣中介公司与女佣之间的劳工契约,虽然在申请工作准证时,中介必须向人力部披露向女佣征收多少中介费,但是每家公司可以自由决定中介费的价格。

“东家不打打西家”,如果换作是我们自身,加入某家公司后才发现是“血汗工厂”,发现一些条件货不对板,工作剥削劳工或过于苛刻,难道不该向有关部门举报,声讨自身的权益?

在劳动市场,雇主和雇员都有游戏规则需遵守。雇员有权捍卫自身权益。据人力中介公司指出,有关女佣詹尼伦在换了雇主后,对工作感到满意。这也是詹尼伦自身的选择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