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层糕“列出被总审计署点名出现采购程序失误的20机构(包括AHTC市镇会)涉及金额图表。其中显示国家研究基金(NRF)的涉及金额超过2千800万元。

匿名网民分析总审计署报告 揭政府机构管理失误

化名“千层糕”(Kueh Lapis)的网民,在电脑编程交流网站Github发布博文,整理出2012年至去年,总审计署所发现的多个公共部门出现的采购失误。

基于涉及工人党的阿裕尼-后港市镇会(AHTC)诉讼风波近期被高调放大,“千层糕”透过分析总审计署报告,比较其他政府机构与此诉讼案的失误。

“千层糕”认为,工人党领袖若管理公款失当,就应负起全责。但他质问为何其他的个案却未被认真看待?也没有任何个案引致工人党现在面对的诉讼、甚至可能破产的局面。同时,为何“公款监护人“,似乎对其余的失误情况并不关心?

他认为,如果以上两大问题无法获得满意答复,似乎工人党领袖在审计失当课题上,遭遇到差别待遇。

担心被对付,“千层糕”在博文中表示不得不选择匿名,但强调撰写此文用意,乃是促进大家对关乎国人利益的国家议题,进行更严谨的辩论。

至少20政府机构被总审计署点名,涉管理公款失当

在工人党市镇会诉讼案中,辩方被指未招标就直接委任FMSS公司成为市镇会管理代理,在2012-2013财政年把660万支付给后者。

但是,“千层糕”根据总审计署资料,发现AHTC案绝不是唯一的一个“公款管理失误”,而是至少有六至20个政府机构被总审计署点名犯上同样发失误,包括:

国家公园局(NParks)在没有合理理由情况下,免除掉三项总值2008万元的顾问服务的竞标项目。国家公园声称,免除竞标是因为时间紧迫,却未能证明是什么突发或紧急情况导致上述紧迫期限而需免除招标。

在没有合理理由下,新加坡国家研究基金(NRF)未招标就把总值230万的项目管理服务的合约,颁给一家供应商,已违反了政府采购透明化和公平竞争的守则。(资料来源:总审计署)

其二,工人党市镇会在10项项目中,被指把合同颁给收费较高的LST Architects致使市镇会开销增加了280万元。

“千层糕”则在分析总审计署报告中,找到国家公园局和卫生科学局(HSA)也有同样失误:

国家公园局在未获得批准的情况下,就允许一家顾问公司投入总值237万的服务项目,该局召开有限的招标,只有这家公司受邀。总审计署认为国家公园局有意颁发合约给这家公司,已事先知会后者。

卫生科学局现任的五家承包商,即便他们竞标提案不符招标条件,但卫生科学局还是把总值2千5600万的合同颁给他们。招标评估过程也存在违规行为。卫生科学局在这五项招标项目上,有违政府采购透明化和公平竞争的守则。(资料来源:总审计署)

其三,工人党被指向FMSS作出不当的付款行为。在2012至2013财政年,在没有招标情况下,付给FMSS管理代理公司660万元;以及在2013-2015财政年,FMSS是唯一竞标并得标承包商,被支付2千710万元。

但是,在总审计署报告中,也有两家理工学院— 淡马锡理工学院(TP)和南洋理工学院(NYP),都涉及同样失误:

  • 总审计署发现,淡马锡理工学院对其债券投资的评估和批准失误。在购买五项债券中的其中两项(总值4千万元),该学院的投资判断,极度仰赖一名人士的资讯,但这名人士却与发行债券的公司有利益关系,致使无法保障有关判断的可靠性。
  • 南洋理工学院被发现,没有恰当施政框架,来管理与旗下子公司–南洋理工国际(NYPi)的交易。该学院被指漠视财务管理和恰当施政;同时,慷慨的拨款条件、过剩的资金和缺乏透明的隐性津贴,都扭曲了南洋理工国际的财务状况,使政府很难评估后者的实际业绩。(资料来源:总审计署)

“千层糕”的博文质疑,许多非工人党相关的审计结果,并没有招致如工人党诉讼一样的“被提供”甚至“可能破产”的情况。

  • 涉及与相关单位交易失当(总值4千万元)的淡马锡理工学院,告知总审计署将改善其交易过程和存档。
  • 国家公园局(缺乏合理理由免除招标,总值2008万元),承认免除竞标的理由不够充分,表示理应公开招标。
  • 在涉及940万元总额的采购过程出现失误的共和国理工学院,告知总审计署已检讨其采购程序,确保遵守政府采购尊则,并存档所有与评估竞标有关的信息。(资料来源:总审计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