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下不留人:48小时内国家处决了四条生命

《联合早报》今日报导,大法官梅达顺、上诉庭法官朱迪珀拉卡斯和郑永光等三司,推翻早前高庭减轻控状判决,维持30岁马国保安人员因走私二醋吗啡的死刑判决。

在我国,政府认为死刑是控制毒品危机的措施,例如我国外交部长维文曾在2016年,在联合国大会上重申新加坡保留死刑的立场,也坚称死刑在我国获得国人“很高的支持”。

小编仔细阅读了以上有关判死的报导,了解到有关马国保安人员名为葛毕(Gobi a/l Avedian),在2014年间12月11日,将超过40.22克的二醋吗啡(diamorphine,海洛英违禁成分),藏在电单车内,在过关卡时被逮捕。

审讯揭露,被告乃是“跑腿”,声称雇用者告知他只是运送“巧克力毒品”,就算被抓到刑法也不严重。

被告女儿患肿瘤急需手术费

被告在新加坡当保安,薪资越为1400-1800元间。但是,年幼女儿患有毒性肿瘤,他们为女儿安排2015年1月开刀,需5万令吉(约1万6500新元),他和妻子只能筹到一般款项。

由于急需用钱,葛毕只能铤而走险,接下友人介绍的运毒工作,每包成功过关毒品克获得500令吉酬劳。

三司在昨早下判时表示,被告仅凭自己认为不认识毒品,不足以不知自己罪名严重的情况下犯案,他明知自己在运毒,酬劳异常高,理应察觉事有蹊跷,“若他真的害怕死刑不敢走私“严重”的毒品,理应竭尽所能查明毒品真正性质,而不是单单相信毒贩和友人片面之词。”

三司把葛毕的罪状改为走私A级毒品罪名。他为筹募女儿手术费铤而走险,反而搭上了自己一条命。他的女儿和妻子的处境如何,我们不得而知。从报导中,我们也不知,教唆葛毕运毒的幕后黑手、背后操盘整个毒品事业的大毒枭,至今仍逍遥法外。

真得是因为葛毕自己愚昧、不够小心谨慎,误信谗言,才“罪有应得”吗?

另一马国青年今早问吊  家属致函总统求宽赦

今早6时,一名31岁马国印裔青年柏卜(Prabu N Pathmanathan)也因违反滥用毒品法令,而被问吊处决。很显然,柏卜家属、公民组织和马国政府,向我国政府的交涉已失效。

柏卜的个人照(图源:反死刑组织“我们相信第二次机会”)。这张照片是由柏卜友人提供,旨在警惕世人远离毒品。

柏卜的家属,直到六天前才得知柏卜将被处死的消息。柏卜七名家属、以及四个公民组织和49个人,各致函两份联署信,请求总统哈莉玛宽赦柏卜;昨日,马国首相署部长刘伟强也致函我国政府,吁请将柏卜的死刑改为终身监禁。

遗憾的是,总统府在昨夜深夜回函告知柏卜家属指出宽赦程序已结束,“无法受理他们的请求”。

对此,代表柏卜家属请命的马国议员、人权律师苏仁德兰狠批,这种拒绝是违宪的,提交宽赦请愿也没有任何阻碍。总统未考虑家属的请愿就直接回绝违反正当程序。难道这是新加坡当局阻止上诉和法律程序,并秘密行刑的手段?

“令人不安的是,新加坡政府无视基本程序,仓促处决这名马国青年…他的父母和兄弟姐妹遭受打击。无论如何,他们感谢马新两地在这段艰难日子中给与的支持。”

从周三至今天,仅48小时内,国家机器就处决了四条人命。其中包括在24日遭处决的Selamat Bin Paki and Ali Bin Mohamad Bahashwan ,以及在今早处决的Irwan Bin Ali 和柏卜。

相当于在今年,我国执行了八宗死刑处决。

 

东南亚区联合国人权办公室代表Cynthia Veliko,在今日发出强烈抗议,对新加坡政府近年来执行死刑数次剧增感到遗憾。在2017年,共有8人因毒品相关罪行被处决。

人权办公室也关注,当局对于死刑处决的资讯和刑期从未公开予众,唯一的数据来源就是监狱署的年度报告,但是当中无法得知有关死刑犯的相关资讯。

马国废死遇民间舆论反弹

马来西亚新政府有意推行废死,在民间也引起巨大反弹,反对废死的声浪不小。

但实际上,废死议程早在马国前朝政府时期,就已开始着手研究。其中,曾掌管法律事务的前首相部长纳兹里在任期内就已推动废死,他曾指出,全球趋势正走向废死,“没有刑事司法系统是完美的。你夺取一个人的性命而多年后,你发现实际上是另一人犯下罪名。你能够怎么办?”

大马法律阐明,贩毒、谋杀、意图伤害国家元首或州统治者、以及拥军火意图致死他人罪成者,唯一刑罚是死刑。其他能判处死刑罪行包括绑架、致死他人等。

马国过去也有积极的民间废死运动。例如马国沙巴青年杨伟光,因运送47克海洛英触犯毒品法令,而在2009年1月被判强制死刑。

但是,杨伟光被逮捕时,只有19岁。来自破碎家庭,家境贫穷、受教育不高,误交损友而走上贩毒不归路。

然而,看看许多被判死刑的案例,不乏来自中下收入家庭、受教育程度不高者。若说死刑就是遏止毒品危害社会的唯一途径,然而为何马国落实死刑已久,仍旧无法根治?

更何况,有钱毒枭可以躲在幕后操盘,根本不需亲自露面,往往能够逮捕到的,都是这些在贩毒前线的跑腿或毒驴。

打击贩毒和犯罪,是否应更着重于提升执法效率,确保能掏破和瓦解贩毒幕后黑手,同时,加强国民醒觉意识和平等教育机会,避免有更多人误入歧途。

法官判死前压力大心理角战

在马国,现任国防副部长刘镇东,在个人部落格的文章《以国家之名:死刑的正义》中,提到几位退休法官,诉说他们在判决死刑的心理角战,往往要祈祷数日,希望没有误判。有法官直言,如果不判死刑,10年后发现误判,就算白坐牢,至少人还活着。

“法官要代表国家去结束另一个人的生命是极其沉重的。因为是强制死刑,如果证据充分,法官没有抉择,必须判死刑。但是,法官也清楚,从逮捕、盘问、提控的每一个步骤,都有贪污的可能,也有可能是刑求,也有可能警察或者主控官要立功,还有千百种可能。”

文中提到一个案例,一名20岁的韩国学生在2016年在公寓倍警方搜出219克大麻。警方在证人栏坚持现场只有该名学生,直到辩方律师哥宾星告诉法庭拥有闭路电视录影显示还有其他人在现场,证人才承认欺骗法庭,被告当庭释放。

他认为,死刑犯没有投票权,但是人民选出政府、推行还是废除死刑,其实就是人民的共同决定,授权给国家执行。他希望废死议题能够获得更全面和深入的讨论,而不是情绪的操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