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总平价合作社的超市外观。(Gerald T摄影)

“东西并不便宜” 《海时》读者批职总偏离初衷

名为Sam Yeow的读者,投函《海峡时报》直言批评,今日的全国职工总会(NTUC)已乖离当初成立宗旨,其所提供的食物、必需品、保险和教育等,已不再让普通百姓负担得起。

他指出,职总当初成立,原是为了服务民众,协助解决就业问题,并确保工友门获得可负担的饮食、保险、受教育机会等等。

“但是,这些年来,职总管理层似乎已偏离了初衷。并不难听见民众投诉在职总经营的商场,租金越来越贵。在职总富食客的饮食中心,食物也不便宜。”

职总的保险费节节上升,其连锁超市的物价也没有比较低廉。

他举例,自己在市中心超市买Sunsilk洗发液,价格为4元7角,但是在职总平价超市价格高达12.95元。

“近期,我获悉若有公司要在职总平价卖产品,还得每年支付高达12万元的上市费用。”

他很遗憾,原本为纾民困而设立,如今职总平价已成为获利至上的企业,反而使生活成本高涨问题加剧。

“我呼吁管理层应重新审视职总的经营理念,正视民间面对的生活成本困境。”

Sam Yeow是撰文回应另一读者李秀萍博士的文章《职总企业可协助脱贫》。

李秀萍的文章则指出,许多小贩苦心经营,用正当手法摆脱贫穷、供孩子成为专业人士。故此她提醒,职总收购KOPITIAM集团,不要增加小贩的负担。

“在很多发展中国家,寡妇获得小型贷款做小生意改善生活,但是如果经营模式还是利益至上,这些小家庭不会得到任何帮助。”

故此,她呼吁职总企业应该以社会企业使命协助消除贫穷和失业率。

网民多赞同Sam Yeow言论

Sam Yeow的读者来函,在脸书获得183则留言讨论。大多网民对他的说法感同身受。

Lisa Goh同意职总的商品确实越来越贵,但是他们又向供应商,收取比其他商场更高昂的上市费和销售费等。然而,到消费者手上的物价却没有变得便宜。

Agnes Meurzec则同意李秀萍波士顿说法, 指出在许多装修/提升过的职总超市,物价已趋近私人超市Cold Storage,都显得职总“在商言商”,也没有提供太多的促销和优惠。

Ronnie Tan:他们理应协助控制物价,反之却追求盈利。

职总平价总裁是谢健平议员

Judy Koh:记得1973年,职总平价合作社为应对石油危机带来的通膨而创立。但是后期一些商品价格比私人超市更贵。职总平价是合作社超市,理应作为非营利机构经营,希望职总总裁正视。

John Yeo对此就表示,职总平价和人民协会、《海峡时报》、胜科集团和吉宝企业一样,都是官联企业。现任职总总裁是前副议长、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谢健平。

“职总是身价数十亿的企业,旗下Mercatus合作社还以近20亿元购下裕廊坊(Jurong Point)。”

图源:职总社会企业官网

Wan Hui Hong:完全同意。即便他们自家品牌商品物价也不便宜。如果还是如此,就不该自称社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