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源:连氏基金会

诉求有尊严的年长者护理服务

昨日,一名网民分享,岳父疑在疗养院未获妥善照料,以致病情恶化,即使向卫生部申诉要求调查,两年后也未有结果。

此事在社交媒体引起广泛回响。在我国将迈向人口老龄化,我们的乐龄群体,是否能享有妥善、可负担乃至有尊严的长期护理照顾,一直都是国民关心的课题。

这名网民王光祥的岳父不幸在今年8月离世,留下的不仅是亲人的思念,还有高昂医疗开销。

事实上,两个月前,也有报导指一名女儿入禀法庭,向救世军安乐之家疗养院索赔10万元。诉方指其百岁母亲在居住该疗养院的六年期间,身上多处受伤、无故跌倒,甚至让母亲下身只穿纸尿片坐在床上,不顾其尊严。

目前,住疗养院每月的开销预计介于1200元至3500元之间,中位数成本也在2400元,也要依据长者的状况而定。

使用疗养院服务的年长者逾万人。在2020年,预计我国65岁以上人口将突破61万,到了2030年预计达到90万。显而易见,包括疗养院、居家或中心式看护等的长期护理服务的提升刻不容缓。

在本月10日,卫生部长颜金勇,在国会透过书面回答工人党非选区医院吴佩松,曾提及疗养院的看护服务,是针对那些需要更多照顾需求的体弱年长者,故此不适合拿疗养院的看护成本与居家看护对比。
他建议那些面对财务困难的民众,可联系医疗社工洽谈,或者动用保健基金(medifund)。

1700人参与居家个人看护计划

此外,目前有1700明乐龄人士,参与居家个人看护(HPC)服务。他们接受日常起居的辅助,如沐浴和饮食,以及打扫起居、添购日用品,也陪老人进行锻炼身心活动。

 

居家个人看护服务在津贴前,收费平均为每小时23元,也取决于受照顾年长者的需求。符合条件者能获得80巴仙的津贴。若年长者有需求,居家看护服务提供者也能提供社区和财务支援。

提升看护服务素质

根据早前连氏基金发布的长期护理研究报告,截至20173月,在长期护理领域有8300雇员在疗养院、乐龄日顾中心工作,或提供专业居家看护服务。在2020年这些看护人才预计将增长至12千人。

但报告也揭露一事实,即相比韩国、日本、香港和澳洲等其他人口老龄化的经济体,新加坡乐龄看护人员,所得的薪资是最低的。

 

乐龄看护原本就不是简单任务,每个老人状况不同,例如失智症患者需要特别照顾,有时可能会不配合,令看护者和家庭至亲不免心力交瘁。

看护人员的工作量也不小,要顾及年长者饮食需求(例如哪些食物忌口)、对行动不便者需要更多的照顾,有时还得充当他们的心灵伙伴,排解寂寞。

据报告,55巴仙的外籍长期护理人员,平均在现有公司工作不到两年。繁重的工作量和相比之下较缺吸引力的薪资,也使得招募本地乐龄看护者面对一定挑战。

我国长期护理当前也仰赖外籍人士。这当中是否能改善审核面试的过程?同时,私人业者弥补政府看护领域不足固是好事,但其中是否有机制,去审核和规范这些看护服务提供的素质?

例如,若看护期间出状况,关于相关纠纷的投诉审理,也应有标准作业程序,是否必要召开三方会谈等。若让投诉者等上调查结果两年,实在说不过去。

再者,一些业者在出问题后,往往只是遣返涉事的外籍员工、向家属道歉就了事,但是业者还是能继续运营。

长期护理,就像医生和护士一样,应被归类为专门领域。它在人口老龄化社会角色吃重,对于提供服务的疗养院、居家看护业者,都有必要以营业审核和执照来规范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