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炳鑫遭特委会抹杀 网民质问毕丹星立场

研究网络蓄意散播假消息国会特委会,在上周三提呈了300页涵盖22建议的报告,特委会10名委员,包括工人党阿裕尼国会议员毕丹星皆一致同意报告内容。

不过,特委会指控历史学者覃炳鑫博士”撒谎、自抬身份“,判定后者歪曲自身学术资历、不是可靠的供证者,完全不考量他提出的意见。

作为特委会成员之一,毕丹星也遭一些公民组织挞伐,质疑他认可特委会形同人格谋杀史学家覃炳鑫的做法,并未表达明确立场。

毕丹星在上周于脸书分享个人对特委会报告的看法:

“蓄意散播假消息特委会报告洋洋大篇读来费劲。鉴于涉及课题之广,没有万灵丹可解决所有问题,并不令人感到意外。

报告两大主轴有二:针对蓄意散播假消息,需采取多元的对应措施。对我而言这是仅次于立法的重要长远之计。

其二,审慎调控管制权限,审理假消息课题很可能陷入主观判断,也有担忧新法会被用来达成政治上或党派意图。

政府很可能会在国会提出立法动议,若果有意实践特委会报告中的建议,工人党必会参与辩论。

阅读了许多和受欢迎的陈述,其中要求平衡并对课题深入探讨的诉求,令我印象深刻。

其中一位陈述者提出两大必须关注的原则。其一,只针对伤害社会的假消息采取行动。

其二,相关任何措施都不能拿来合理化,扼杀在正常民主下直率和健康的意见交流。

第一项原则,是提防透过立法正当化大权在握的欲望,第二项则有意推动全国人民针对假消息议题参与对话。

作为新加坡人,我们理应畅所欲言而无需畏惧。如有,对话应是互相尊重的,即使我们坚定立场,也不忘多倾听。

民众可以点击此处阅读完整报告:goo.gl/f6Pnjm

不过,网民Henryace Ace就对毕丹星表达其失望,认为后者如果不认同特委会认可谋杀并令覃炳鑫蒙受不公的羞辱,”暗示“下表达不满也好。

”特委会处理覃炳鑫的做法是卑鄙的,拿他的学术头衔做文章、标签他为“骗子”,正是当权者词穷时管用的人格谋杀手段。覃炳鑫攻读史学,从合法大学获取博士学位,但是特委会成员中没有一个是史学家,却自以为有学术权限去压制一位对国家贡献的公民。“

毕丹星对此则解释,覃炳鑫使用的资料来源并不全面,虽然事后他有补充给特委会,惟仍未釐清从他的资源和论文中,可以得出完全不同的结论。

”我个人观点是,覃炳鑫从手头上的资料得出结论,他解释为何排除掉其他资料来源,并无法支撑行动党和李光耀在冷藏行动中散播假新闻的争论。“

 

但是,毕丹星也遭独立记者韩俐颖质问针对覃炳鑫一事的立场。

韩俐颖则提醒,报告中提到,特委会一致同意,判定覃炳鑫撒谎并将之排除在外。“这是否也可视作,工人党认同人格谋杀覃炳鑫?虽然还未证实,却有呼声要对覃炳鑫采取行动,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工人党会支持吗?“

“至于工人党对于“蓄意散播假消息“的定义是什么?我预期报告中会提及,但可惜没有,除了寥寥数句:对于假消息难以鉴定的担忧,委会认为历史上法律已有所定义,法庭也常这么做。“

韩俐颖警告,如果要立法管制假消息,意味着要把权力交给政府,在数小时内终止假消息传播,但是法庭是没有足够时间去审核和裁决的。

她续而质疑,”蓄意散播假消息“的定义是否能进一步检视和辩论。如果国人和工人党都不同意,鉴于国会中行动党占多数,有什么途径可以修改之?

”当看到工人党和抹黑行动站到一块,我们还能相信他做好监督执政政府的位置吗?“

对此,毕丹星表示,特委会处理的其他课题也很重要,但基于受国会规章所限,特委会对此事的审议是保密的,为此不便透露更多。惟他重申,如政府提呈缺乏说服力的草案,工人党议员必会反对之。

不过,韩俐颖未被说服,他强调,固然还有其他比覃炳鑫更重要的课题,但是这种抹黑行动也不应被忽略。甚至主流媒体的呈现报导也指向覃炳鑫在说谎。

”这是特委会一致的决定,这很自然你和工人党就已参与其中。这也让原本支持工人党的支持者感到失望。“

韩俐颖:提行动党就活该被”拷问“?

毕丹星对于媒体呈现的方式表示不认同,也忽视了报告中提出的严重问题。但是,对于覃炳鑫被排除在报告之外,毕丹星则认为,覃本身也在陈述中刻意突出行动党,就不可能从国会的记录中忽视掉。覃炳鑫可以提行动党,但是也有其后果。

”故此,公开国家档案、让信息自由攸关重要,这也是你较后提的建议,报告也要求政府探讨此事。自2011年提出信息自由的倡议以来,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但是,对于毕丹星认为,覃炳鑫提及行动党就应承担被审视的后果,对此韩俐颖反驳,这是一种怪罪受害者的说法。

”覃炳鑫确实可以在陈述中提及行动党,但就因如此,他就活该在听证会上被车轮式”拷问“六个小时?大家都清楚,这六小时的谈论根本与如何解决网络假消息议题无关,如果行动党对于覃炳鑫的研究有意见,大可召开一场论坛与后者辩论。“

不要祈求执政者有正义感

”您似乎在影射,覃”应该早知如此“,但行动党仍是掌权者,他们有权利可选择该如何回应。不要以为这是一个势力相等的两者交锋。“

本社总编许渊臣也留言表示,应该审视特委会所提的建议和提出的修法,以了解时局发展走向。不要天真到去祈求执政党有任何正义感。

虽然也有网民认为,毕丹星身为反对党,不必然为了反对而反对,可坚定自身立场。无论如何,关乎历史学者覃炳鑫博士被特委会打压一事,已在网络炸开了锅。

覃炳鑫本人也针对特委会的指控,也列出来自牛津大学同僚的文告和他所提呈的陈情书作出反驳。

早前,前学运领袖陈华彪也批评这是对覃炳鑫的”人格谋杀“,并指如果行动党非得以这种手段来延续权力,只能祈求上苍保佑新加坡。

“要不然,只有人民才能把国家从这群卑鄙小人的手上拯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