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新闻台》截图

被谢健平不实指控 社运份子告状到总理处

记者韩俐颖、社运份子范国瀚和历史学者覃炳鑫,一同向人民行动党领导暨总理李显龙致投诉信,投诉该党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谢健平前几日在脸书作出不负责任的指控,把邀请马国首相敦马出席活动,曲解成“干预我国内政”。

有关投诉信也发到研究网络假消息特选委会主席张有福处。谢健平也是该特选委会成员。

三人在投诉信中指出,在本月1日,谢健平在脸书贴文称,覃炳鑫连同他的朋友(韩俐颖、刘敬贤和覃炳鑫)会见敦马,邀请后者把民主带来新加坡,并声称新加坡是马来亚的一部分。

”谢健平的贴文污蔑覃炳鑫邀请敦马干预我国政治,很显然对新加坡不怀好意,暗示后者破坏新加坡主权。他还截图覃博士的脸书作为”证据“,有关贴文是覃炳鑫要求敦马在东南亚推动民主人权扮演引领角色,并希望新马人民有更密切关系。“

投诉信指出,从以上文字中并没有要求把民主带来新加坡的字眼,也没有要求他人干预我国内政,至今谢健平都没有针对其指控提出有说服力的证明。

谢健平也针对覃炳鑫祝贺新加坡人民”非正式独立日快乐“,就是代表后者把新加坡视为马来西亚(马来亚)的一部分。

然而,事实上开国总理已故李光耀,确实在1963年8月31日,宣布新加坡脱离英殖民统治独立,因此将之理解为现今新加坡是马国一部分,是过度延伸。

更糟的是,谢健平的指控还被人民行动党官方脸书放大, 有数位该党领袖例如律政部长善穆根,也批评请敦马引领推动东南亚民主人权,形同要求马国首相干预我国内政,因为新加坡就处在东南亚中。

谢健平和善穆根的言论,也被本地主流媒体照单全收,大肆报道。

不靠领袖魅力,民主是不间断运动

”令人失望的是,谢健平选择无视我们在社交媒体提出的反馈。不论是范国瀚还是韩俐颖,都针对与敦马会面表达了看法。

例如韩俐颖就表示,与敦马会面,让她更相信,不能依靠任何个人或领袖魅力来“拯救民主”或为国家带来长远改革。民主不是什么触手可得的商品,他是不间断的运动,是所有人必须不断争取的抱负。

当中,并没有任何对敦马全心全意的推崇和支持。然而谢健平无法察觉到这些差别,或许他太过心急下定论。

“很遗憾的是,谢健平的指控,却引来“叛国”的指责,有者呼吁要逮捕、拘留我们,甚至死亡恐吓。”覃炳鑫等人在心中也列举出网路上一些死亡威胁的留言。

打击网络假消息应“一视同仁”

直到本月3日,针对误把维权律师张素兰看作是民主党成员,谢健平才在脸书针对把此事牵扯到民主党而致歉。不过,他至今仍没有针对早前“邀请敦马把民主带来新加坡”,以及“新加坡属马来西亚一部分”的指控,作出道歉。

“即便他呼吁讨论必须文明,但是他的指控积蓄构成霸凌、人身攻击乃至威胁了姓名安全。”

讽刺的是,谢健平归为网路假消息特选委会成员,与善穆根可以在没有根据的情况下,作出公开指控。事实上这就是该特选委会成立并尝试解决的问题之一。

这次事件也显示,针对打击网络假消息的方案和惩罚,也应该适用于政府,因为国家本身也可能是假消息的来源。

尚穆根新闻秘书:邀外人干预就是越红线

针对覃炳鑫等人投诉到总理处,要求调查内长暨律政部长尚穆根的言论,后者新闻秘书李进丰发文告表示,尚穆根仍坚持本身立场,也强调上述三人状告总理,志在转移公众对他们行为操守的注意。

”尚穆根无意在此课题纠缠,但较后会针对他们的投诉做回应,以正视听。“

在文告中,李进丰也指出,国人可以进行激烈辩论,但是邀请外国势力或领袖介入我国政治,就是跨越红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