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雄:600元检查费非强制 茨园小贩多不知情

早前,本地美食指南”食尊“(Makansutra)美食家司徒国辉,公开在网站痛批社会企业模式管理小贩中心,小贩们被征收租金及杂费等高达4千元,增加小贩开销,不利谋生。

其中,他也提及小贩必须缴交”硬币兑换服务费”、餐具清洗费和600元的品质检查费等。

不过,管理小贩中心的社企肥雄餐饮管理集团,早前回应有关600元费用,其实是非强制性的顾问费,旨在为有需要小贩提供专业服务,协助维持食品质量和卫生标准。

同时,小贩可自由选择50元的硬币兑换费服务,肥雄集团也澄清,是下属在与小贩沟通上出现信息误解。

“网络公民”记者在本月10日,前往肥雄集团管理的后港茨园小贩中心。国家环境局把该小贩中心的管理责任,外包给肥雄集团。

根据不愿具名的小贩透露,她有缴交600元的检查费,不过他强调,自去年起管理层就已开始征收检查费。去年收费高达700元,不过今年基于某些原因降价了。

至于50元的硬币兑换服务,不管有无用上,都必须缴交。她指着一个故障的自动付款机说:“如果这个还能运作,我们也要还钱。”

小贩:检查费列在合约内

另一煮食摊位则告诉“网络公民”,对于品质检查服务非强制毫不知情。记者告诉该小贩,肥雄管理层已向主流媒体澄清,检查费不是强制的,他则回应,如果在合约里列明必须支付,小贩们没得争议。

椰浆饭食摊的员工则指出,管理层从未告知有关费用是选择性的,只要费用被列在合约中,小贩要租摊位,就得支付。

烤肉摊东主则直言,既然列在合约里,小贩们没得选择,除非干脆不签合约。不过,他认为在茨园租小贩摊位,比起向私人咖啡店租摊位更加便宜。

然而相比之下,若小贩在由环境局直接管理的小贩中心经营,平均开销上,还是比社企管理的茨园小贩中心较低。

司徒国辉在其博文上提及,由社会企业管理的新小贩中心,小贩平均需缴交4千元,加上租金和林林总总的附加费用。相对下,比起新加坡知名的麦士威小贩中心最高标价者,每月2-3千元的开销还要高。

有趣的是,一名穆斯林小贩告知他无需支付600元检查费,由于他在今年二月才加入,貌似被安排在不同计划配套中。他说每月支付3-4千元费用,而水电费成了每月开销的变动因素。

其余有缴交检查费的小贩,每月开销也介于3-4千元之间,虽然一些参与特定配套的小贩可享有较低租金,但缴交检查费后,平均开销也相去不远。

据了解,肥雄征收的检查费也不划一,饮料摊位告知记者,他们必须支付1千元,而其他摊位只征收600元,小贩们都认为既然写在合约上,没什么可再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