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总企业并购KOPITIAM:关乎竞争垄断与公共利益透明化?

最近媒体报导,职总创优企业合作社收购本地咖啡店和小贩中心运营商KOPITIAM集团,但是实际并购价格至今未公开。

据报导,KOPITIAM集团在全岛有80分行,预计并购交易将在年底完成。

并购若成功,将造就全国最大规模的餐饮中心巨头– 这似乎正走向一个竞争减少、约趋垄断的市场局面?

新加坡竞争与消费委员会的官网,对并购垄断的观点是这样的:

”竞争与消费委员会,透过推演并购、假设不并购可能出现的市场后果,来评估并购造成的影响,以及是否出现竞争减少到状态。“

但我们想想,职总企业并购KOPITIAM,是否与不久前发生的私召车服务公司GRAB并购优步,有相似之处?

职总企业声明:并购符合职总社企的社会使命,确保提供民众可负担的熟食服务(9月21日报导)。可是据《网络公民》早前揭发,有小贩中心业者缴付近1千600租金之余,还要承担逾2千元的杂费。职总不应对外公布,此次并购究竟花了多少钱?

并购涉及公共利益

并购一事涉及公共利益,诚如研究蓄意散播假消息特委会的建议,如果涉公共利益事项选择不公开,政府(当中有许多工运议员)似乎有必要给个说法。

知名美食家司徒国辉在美食指南部落客”食尊“(Makansutra)揭露社会企业管理的小贩中心,却实行最为商业化的餐饮业管理模式。小贩除了租金还要缴交各种杂费,平均每月支出4千元,比新加坡知名麦士威小贩中心最高标价者,平均2-3千元的每月指出还要高。

司徒国辉也指出,职总富食客向摊位征收每月1千608元的租金,比起环境局管理的小贩中心平均1千514元的租金,稍微高些。

但是,职总富食客也征收林林总总的杂费:

1. 服务和维护费(S&CC)- 350元;

2. 桌子清洁费-550元;

3.碗盘清洁费- 850元;

4.租用无现金系统- 150元;

5.食物厨余循环系统- 40元;

6.概念与行销- 300元

小贩们要共同承担碗碟餐具的更换和补充,再者,他们向职总富食客自身的供应商购买煤气。

小贩需向职总富食客指定的供应商采购煤气(图源:makansutra)

两个月前,媒体才报导,职总社会企业将着手协助打工族应对生活成本压力。

《海峡时报周日报》于7月15日, 一则题为《建屋发展局和职总企业保障可负担的食物选项》:

“建屋局和劳工组织,将确保小贩中心和咖啡店的食物选项可负担,以应对生活成本增涨。

不久后,建屋局在进行咖啡店竞价招标时,申请者是否能提供较多元可负担食物选项,也将纳入审核因素之一。这种质量-价格比较法将取代现有自2004年起沿用至今的招标系统。“

职总富食客未公布年度报告

职总富食客在全国经营的各类食肆近60家,例如海军部小贩中心和巴西立中路小贩中心。但是当我上职总富食客官网查询年度报告,想了解其每年损益,看到的确实”coming soon“(即将公布)。

所以,职总富食客是在盈利还是亏损?我们不得而知。

另一方面,职总秘书长黄志明曾表示,职总透过旗下社会企业,设定行业价格标准来确保日用品价格在可负担范围。

我查询另一社企职总平价合作社,在2017年,在扣除公积金和新加坡劳工基金缴纳额之前,其盈利达到3亿797万新元。

究竟职总旗下九家社企,加起来总盈利是多少?

如果职总富食客自诩为盈利较少的(非盈利)合作社,食物价格会降价吗?如果职总评价合作社赚少了,日用品的价格会便宜些?

那么,如果所有职总的社会企业,都赚得少一些– 新加坡或许能脱离连续五年,高居《经济学人》全球生活成本最昂贵城市之榜首?